军规

第一章:惜别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0:01:1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半山腰的白色别墅里,王峰穿着宽大的睡衣,白色的大床边上精致的梳妆台上摆着张女人的照片。穿着牛仔裤上身白色衬衣的女人笑顔如花,她叫柳妍,山北军区柳将军的爱女,被校长张明远誉为最有军事头脑的学员。加上堪称绝色的容貌,这样一个天之娇女自入学之日开始便是无数男人追求的目标,王峰苦追两年才抱得美人归。

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脑海里不由的出现了她一丝不挂的酮体,一米七五的高挑身材,34F的豪乳,魔鬼般的身材,还有那张动人心魄的脸。可今天之后两个人就要各分东西了,王峰知道这个女人心里是喜欢自己的,可在前途与命运之前她还是选择了离开,自己又何尝不是。

与蓝星上其他国家不同,亚罗是一个完全由军政府执政的国家,没有议会,也没有法院,全国由十三个军区组成,国家的政治就是各个军区实权人物的博弈,派系、家族,盘根错节的关系和残酷的政治斗争与倾轧是永不停息的旋律。两人来自山南山北相邻的军区,而家里恰恰在军队里有不小的势力,毕业后王峰被家里安排到山南军区参谋部,而柳妍也进入山北军区实权部门,估计以后就算有见面的机会也很少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的有些烦躁,军队里是什么地方,他们这些体系内的人多有耳闻,可她却是一个十分有主见的女人。

浴室里的水声停下来了,一个裹着浴巾的女人走进来,湿漉漉的头发写意的垂下,两条浑圆结实的美腿毫无顾忌的暴露的空气中,一双秀丽而不失英气的俏脸上带着一丝红晕。

「峰哥!」柳妍用毛巾擦拭着乌黑的长发,嘴里甜甜的道,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今天就是两个人分离的日子。

「跟我一起去山南吧!」王峰轻轻的道:「姑姑家的医药公司正好缺个总裁!」

纵然知道不可能,王峰还是要做最后的努力。

「不如,你来山北吧!」柳妍眼中露出狡黠的笑容:「来当我们柳家的上门女婿!」她坐在床边,一只手斜倚着,妙曼的身材展露无疑。

「可我是家里的独苗!」王峰叹了口气。

「我也知道!」柳妍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我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父亲在山北的地位岌岌可危,弟弟妹妹还小也帮不上什么忙。」

「好了,不说这些了!」王峰知道自己的努力失败了,一只手熟练的顺着她雪白的大腿向上探索,女人的呼吸立时急促起来。

「不要!」柳妍一只玉手按住男人作怪的大手,轻轻的站起来身,雪白的浴巾顺着她身体滑落,完美的躯体完全暴露的男友炙热的目光中。傲人的双峰颤巍巍的抖动,修长结实的美腿之间,黝黑的耻毛上早就挂满的亮晶晶的爱液。

此时无声胜有声,王峰抱起她扔在床上,身体狠狠的压上去,熟练的撬开的她娇艳的红唇,尽情的吸吮甘甜的汁液。

「唔!」柳妍双手死死的抱住他坚实的脊背,动人的娇躯挣扎似蠕动着,带给男人一阵阵销魂的享受。

「峰哥,其实,我是个坏女人,不值得你这样!」热吻过后,柳妍的双眼迷离起来。

「不要再提那件事了!」王峰心中一痛,去年自己出国的一段时间,柳妍曾经被迫和几个男人同时保持性关系,他回来后,狠狠的教训了那些人几顿,收缴了她们拿来威胁她的录像带这才平息了事端。

这在性观念十分开放的山南来说,这并不算什么,这里漂亮的女生那个不是经常在外面勾三搭四周旋于各种男人之间。他装作不在乎这些事情,把不快压在内心最深处,但每每想起却也无法介怀。他甚至觉得自从那件事之后,柳妍的性爱技巧提高了不少,想到这里王峰身体里有种暴虐的冲动,粗暴的分开她的双腿,毫不怜惜的挺枪上马,狰狞的巨物在花房中左突又撞。

柳妍本是个保守矜持的女人,深爱着这个将处子之身交托的男人,可之前那段淫乱的生活在她肉体和心灵上都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那些玩弄她的男人有那个不是此道高手,纵然开始迫不得已,后来也渐渐的食髓知味,在他们层出不穷的花样下沦丧,以致后来,她每次和自己男人欢爱总是觉得不尽兴。

男人的狂野却让她找回了久违的冲动,她不顾一切的抛开往日的矜持,尽级所能的迎合起来。王峰下面本就雄壮,今天似乎又更加粗大了几分,一阵猛冲直撞只把她插的浑身爽快,心里只想若是峰哥平时都如这样就好了。

娇嫩的花径包裹着男人的肉棒,小嘴般吸吮让王峰有种想射的冲动。只见身下的女人醉眼迷离,哪里还有山南大学校花骄人的风采,倒是有几分录像中被几个男人操的发浪的摸样。王峰禁不住骂了声骚货,从柳妍身体里抽出肉棒,一股股浓稠的花蜜从她花房涌出,这女人虽说被几个男人操过,但毕竟性经历尚短,一对花瓣仍保持着诱人的粉红色,粉嘟嘟的蠕动着向外吐着爱液,只让王峰一阵精血上升。

「峰哥!」柳妍感觉一阵空虚,一只手揽住王峰的脖子,另一只手握住小王峰轻轻的撸了起来,王峰被它这般弄得心中一阵爽快。却不知这女人那些日子和男生在寝室里开无遮大会,嘴巴和小穴一起操的时候,就靠一双手伺候的四个男尽兴,这撸管的动作一是出于本能。他骂了声骚货,却也抛开心中的不快,把柳妍翻了个过,从后面插了进去。

这一夜,男人毫不怜惜的鞭挞让柳妍只觉得魂也飞上了天,她自是放下身段使出了浑身解数迎合,不知不觉的用上了从别处学来的手段。王峰虽觉她淫贱,却也被勾起别样的兴致,又念着她往日的柔情蜜意,尽情的享受这美人的服务,只把这位天之骄女操的筋疲力尽才罢!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在卧室里,多年养成的生物钟让王峰第一时间醒来,怀中的女人仍如婴儿般甜甜的睡着,美丽的睫毛,俏丽的鼻子,不知想起什么她嘴角挂机淡淡的笑容,即使不施粉黛,柳妍的容貌仍能让无数女人汗颜。赤裸的娇躯上尽是昨晚疯狂的痕迹,玲珑有致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让王峰有种把她再正法一次的冲动。

「昨天晚上!」不一会柳妍也醒过来,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躺在男人怀里,一对玉乳正被他握在手中轻轻把玩,一抹诱人的娇羞爬上她的脸颊。

「你好骚!」

「峰哥,你喜欢吗!」见王峰不答话,柳妍脑袋拱进她怀里:「峰哥,离开你,我好怕。」

「我不想你进军队,你应该知道那里对女人来说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王峰轻声道。

「我知道!」柳妍咬了咬嘴唇,她父亲暗地里在军部便有几个身居高位的女奴,这些内幕她再清楚不过了。「可我没有其他选择!」

望着她坚定的眼神,王峰没有再说什么,相处这么久,他对这女人大性子还是十分了解的,她其实是个要强的女人,没人能改变她的决定,包括自己。不由的叹了口气道:「你这几天好好把看看军规,军部对女人的军规异常苛刻,稍有不慎便会被处以极刑。」

山南军区,每年都会有数百女兵被处决,她们或赤裸的挂在公众场合以儆效尤(亚罗特有的技术,能让尸体历经百年仍栩栩如生)后成为一些大人物的藏品或成为高层宴会的主菜。而这些被处决的女人里面不少便是某些将军的私宠,玩厌了便随便寻个理由让她们犯点军规,王峰老爹收藏室里便有十几个这样的藏品,其中不乏他小时候见过的熟人。

「恩,我姑姑当年便是这样没的!」柳妍眼圈一红,往事历历在目,想起几年前身为中将的姑姑赤裸的身体被挂在军区大院门口三个月之久,日日被那些大头兵围观,她禁不住眼圈红了。

「你姑姑!」王峰心中一动:「她是不是叫柳莹!」

「你认识姑姑!」柳妍诧异道!

「她是山北最年轻的中将,张校长的得意门生谁不知道!」王峰撒了个谎。

用女人艳尸制成藏品在军队高层是个公开的秘密,各家子弟经常拿出自家藏品交流展示,制作方法也千奇百怪,部分精心制作的藏品甚至可以用来做爱。

去年放假时王峰在一位朋友家收藏室里见过一个花了上千万制成的藏品,据说是用山北一位绝色美女制成,肌肉充满弹性面容栩栩如生不说,四肢关节也经过特殊处理活动自如。最妙的那女尸私处仍收缩自如,这位29岁的女少将容颜依旧,身体被摆成翘起屁股趴在地上的淫荡摸样,一条修长的大腿高高扬起,下体私密地带清晰可见,王峰当时记住了她生前的名字——柳莹。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那人把柳莹的身体放在合欢椅上让几位少爷都试了试,果然是弹性依然,更兼阴道一受侵犯便有装置喷出润滑剂,就连王峰也忍不住在这位绝色美人的身体里射了一次。他当时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十分面熟,却没想到她和柳妍竟有这层关系。想到刘莹动人身体变成藏品任人亵玩的情景,他下体竟是硬了起来,柳妍自是不知道他想的什么,感觉到下面的异样她立时脸上泛起一阵红晕。

只见她挣脱了王峰的怀抱,趴在他两腿之间握住狰狞的肉棒,张开小嘴匝住那颤巍巍的龙头,红唇翻飞熟练的上下套弄起来,王峰没想到她嘴上功夫竟是如此了得,不由的大呼爽快尽情的享受这销魂的滋味。一刻钟不到的功夫,只觉下体热流涌动,不由握住柳妍俏丽的脑袋狠命的套弄,那柳妍被人调教过几个月,自然知道他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忍着不适让他每次都插进喉咙深处,精液混合着唾液在一次次抽动中顺着她嘴角流下溅的她满脸都是,王峰见她此时的淫荡摸样竟是一阵火起——她定是和那帮人这样玩过。却是竟是毫不怜惜,这样整整抽动了几十下,这才把一股浓浓的精液毫不保留的射进她喉咙深处。

「唔!」柳妍直起身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浑浊的精液顺着她嘴角淌下,流到她雪白的胸脯上,这幅淫荡的样子只看的王峰肉棒又硬了起来,站起来对着她嘴巴插了几下便又坚硬如铁。柳妍登时会意,分开双腿趴在床上,纤细的腰肢微微弯曲成一个迷人的弧度,恰如其分的把一个美妙的尻穴展露出来。

「骚货!」王峰骂道,扶住她动人的腰肢,身体一挺那巨物再次没入她性感迷人的肉体中。说起来这柳妍却是有个妙处,她的身体无比敏感,只要稍一挑逗便有感觉。更何况此时爱意正浓,不一会已经是娇啼阵阵,花房里泌出的爱液从两人交合处涌出,泥泞的甬道蠕动着包裹着王峰的硕大的肉棒,若不是他刚刚射过一次怕是这下就要缴了枪。临别在即,不同与昨晚的疯狂,两人都刻意控制节奏。十几分钟后,王峰又一次如愿以偿的在柳妍身体里爆发出来。「没想到刘大小姐也有这么风骚的一面!」两人沐浴穿戴完毕,王峰抓着柳妍的手道。那柳妍脸上微微一红,却也不甘示弱的扬起脑袋:「你就不怕我在山北做了别人的情妇!」

王峰闻言狠狠的在她翘臀上拍了一巴掌,一把搂住她纤细的腰肢:「就算你做了别人的情妇我也有办法抢回来!」被他这么一抱,柳妍身体登时软了下来:「你放心,有我爸在,别人要打我的主意倒要好好掂量掂量,倒是你,说不定贴过来的女人没有一百也有五十,我又管不住,也不敢管。」她说着嫣然一笑自是别有一番风情。

两人依依惜别不说,柳妍本就是个要强的女人,自是不愿露出儿女情长之态,王峰深知她性子也并不说破,不时幽默一把博佳人一笑,直到把她送上远去的列车,这才觉得心里空落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