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规

第十一章:处决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0:07:1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明天就要被处决了!」激情过后,柳妍呢喃道,她的身体里此时仍插着男人的阴茎。王峰闻言心中一痛,轻缀她鲜红的乳头「明天是对抗作战的第一天,我恐怕不能去军部看你了!」

「所以我选在明天!」她轻声道:「如果有机会,把我买下来把,不过要经常拿出去交流,我喜欢别人看到我尸体时惊艳的感觉。」

「我会的!」王峰插在她身体里的分身再一次膨胀起来。

「你肯定是这天底下最性感的藏品!」

「其实我跟喜欢赵艳儿现在的样子,她前几天被处决了!」

「她的肚脐很性感,我在特刊上看到了!妍儿,你真的也想变成那样吗?」

「有时候会害怕,峰哥,再狠狠的爱妍儿一次!」没有任何征兆,两具肉体疯狂的纠缠在一起,用最原始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爱意。

激情过后,一具玲珑的身体从床上爬起,默默的道:「峰哥,对不起,今晚要享用妍儿肉体的可不止你一个……」

极尽奢华的军官俱乐部里,穿着各种将官服饰的军官们搂着女伴,握着酒杯亲切交谈着,穿着暴露的侍者穿梭在其中。这是一场盛大的飨宴,但它的主角还没到来。大门咿呀一声打开,所有人都向门口看去,穿着一身黑色长袍的女人出现众人视野中,黑色的复古长袍端庄典雅之外更衬托出她身体的婀娜多姿,美丽的容颜让在场的女人都黯然失色。

她便是今晚的主角,山北军区绝色柳妍少校!优雅的解开腰带,两个侍者左右两边拉开她的衣襟,一具赤裸的肉体顿时展现在所有人面前,今夜,注定无眠!

——————————————————————————————————

「现在我宣布,第四十六届特种作战比武正式开始!」主会场上满头华发的将军大声宣布道:「士兵们,你们的任务是什么?」

「杀死敌人!」震天的吼声响彻会场,无论是参加比武的特种兵还是从各军区前来观战的军官士兵都热血沸腾。

大校场长,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身披薄纱跪中央。每年特种作战比武,主办方都会挑选一个身家样貌俱佳的女人在祭旗,她的身体作为第一名的奖品来激励士气。而许多世家女子也以此为荣,这位杨家三小姐便是在十几个报名者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这让京都许多追求他的少爷们跌破了眼睛。

亚罗的特种兵大赛每一次都吸引了世界各国的记者,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开幕式上拿来祭旗的是兰芳著名影后薰儿,她无头尸体开膛后身披薄纱在校场中央挣扎的照片当时在世界各地报刊上广为转载。今年的开幕式,这杨家三小姐出身背景,性格爱好都被打听的清清楚楚,几个国家的综艺节目还特地邀请她前去做客。一时间,她居然在世界各地都有了不少粉丝。

她双手反绑的背后,优雅的分开双腿跪在地上,下体早已春水盈盈,偏生一颗臻首上满是恬静。一个身着军礼服的年轻男人在她面前单膝跪下:「京都军区少校奉命张宏为杨小姐执行死刑。」

「张将军辛苦了,请恕杨琼无法还礼!」她轻轻弯下腰,一颗臻首轻点。

「杨小姐,在这之前,是否可以接受在下的求婚?」张宏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那里面赫然是一枚结婚戒指。整个会场躁动起来,下面的军官士兵大声叫道:「嫁给他,嫁给他!」

那杨琼嫣然一笑道:「如果你愿意自己未婚妻的身体作为大赛的奖品,我可以接受!」

虽说有不少人都去了特种兵对抗大赛现场,军部的清晨依然忙碌。一个穿着半透明长风衣的女人被两个宪兵押着出现在正门口,她脖子套着个黑的奴隶项圈,透过风衣敞开的衣襟,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那两颗浑圆的奶子和胯下一片诱人的黝黑。

「柳妍少校!」你要开始直面军法了。

两个宪兵盖揭开她身上的风衣,一具动人心魄的玉体暴露在所有人面前,顿时门口一阵骚乱,几个男军官撞到玻璃门上发出当当的响声。

晶莹的玉臂上套着长长的黑色漆皮手套,两条黑色的漆皮带从她脖颈上的奴隶项圈上垂下,从侧面绕过她胸前的两个硕大与黑色的束腰相连,让她本就纤细的腰肢显得越发诱人。两条修长的美腿上套着双黑色的漆皮长筒靴,那高高的遮住了小半个大腿,长靴的上端通过两条黑色的吊带与束腰相连,十几厘米的高跟把她本就高挑的身材衬托的越发诱人。

这种装饰把她女人敏感部位完全暴露在外面,性感的肚脐在束胸的衬托下越发诱人,黝黑的耻毛下,那在男人开发下饱满迷人的阴户敞开着,白色的精液顺着她雪白的大腿淌下——刚刚在广场中央她遇到了几个相熟的男人,在哪里和他们来了一次盘肠大战。

她双手被宪兵反剪着一步步走上阶梯,两颗雪白奶子颤巍巍的跳动,一滴滴淫荡的白色液体滴了一路。大厅里中央早已竖起了一个醒目的穿刺杆——柳妍少校接下来的三个月里都会在这上面度过。

她抬起头,透过三楼的玻璃窗仿佛看到钱中泽充满欲望的目光,不久之后,他就会拥有一个新秘书。

秘书处的小王、作战处的小刘、情报科以前的同时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自己,军队的女人处决之前是不做通报的。纵然柳妍已经过了两个多月人尽可夫的生活,但其范围也仅仅是在高层,在军部大多数人眼里,她还是一个尽职尽守的女军官,更有不少人对她抱有各式各样的幻想。

被这些目光注视着,一阵莫名的躁动在心中酝酿,敏感的下体一阵空虚。她忽然喜欢起这种感觉了,以前当看到其他女人穿成这样走进大厅时,自己除了怜悯还有妒忌吧!想到这里,她不由分开双腿让那肥嘟嘟的阴户尽量暴露在众人面前,尽情展示它的魅力。她有种感觉,这将是她最后也是最精彩的一场表演,人生,不就是一场表演吗!

他们的眼神仿佛在看待一个死人,或许会有些人感觉可惜,就算那些暗地里喜欢自己的人此时也在期待着自己无头尸体穿刺在大厅中央的样子。她忽然想起王峰,似乎每次自己提到即将被处决,他都会显得格外狂野,或许他内心深处也隐藏着这个欲望,那妍儿就帮他实现吧!

柳妍少校触犯的军规是不敬长官,作为惩罚处决之前必须在大厅示众一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任何人都可以玩弄她迷人的身体。

「放心,我会在这次大赛中争取第一的,你注定是我的奖品!」张宏为杨琼戴上结婚戒指,用毋庸置疑的口气道,他抽出军刀,在她雪白的肚皮上上轻轻一划之后高高举起,一阵寒光闪过,杨琼美丽的头颅便离开了身体,一股鲜血从她体腔中喷出,半跪着的身体瞬时间挣扎着站起来,肥嘟嘟的肠子从她腹部的开口迫不及待的涌出,一股酝酿已久的爱液从她敞开的阴户中喷出,那喷涌而出的肉肠吊在她两腿之间看起来煞是诱人。

她性感的尸体站在地上几秒钟之后轰然倒地,涌出内脏在惯性的作用下堆在她左侧的地上,两条浑圆的大腿反射性的踢蹬,敞开的小穴不住的把一股股爱液喷出体外,而此时,那张宏踩着她战栗着的身体,闪着寒光的军刀把她蠕动着的肉肠高高挑起。

虽然亚罗的祭旗仪式十几年来从来未变过,可每次都让观礼的外宾感到惊心动魄,一根长长的旗杆插进杨琼敞开阴户中,性感迷人的身体被挑起在半空中,从腹部涌出的粉色内脏吊在半空中引起人们无尽的幻想。

祭旗之后是一次以表演为目的的十人小队对抗比赛,一般情况下,为了鼓舞士气,这十个从美女死亡营挑选出来的精英是必死无疑的——即便实力强横她们必须在对抗中放水。

处理杨琼尸体的同时,十个几乎是完全赤裸的女兵被押到校场上,作为战士,

她们身上多多少少穿着装备,武器多绑在大腿上,或者别在腹部制作精美的黑色武装带上。

那个是芳姐,王峰在她们中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堂姐王芳。只见她脚蹬黑皮靴,上身穿着件黑色的开档露乳连体衣,那件衣服胸前V字形开口一直到耻骨,背后仅有两条细细的带子相连,这件衣服除了让她更加性感之外一点作用也没有。作为死亡营中算是最有势力晋级的女战士之一,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此时王芳却在心中狠狠诅咒让自己参加这个比赛的混蛋,不就是没有陪她上床睡觉吗!这种表演性的比赛,往常都由极乐营的女兵上场的,她们身体敏感,往往被杀死的同时还能达到高潮。但当她真正参加的时候才知道根本不是这回事,十个死亡营的女战士都被打了一种特殊的催情剂,战力下降的同时即便是狠狠击打也会引发她们的性欲。

尽管一直警告自己不要被性欲迷失了战斗本能,感觉到台下当兵的热辣辣的目光,王芳下体已经湿润了。如果,她忽然想起以前参加这种对抗的姐妹们,她们各式各样的死法。十个闪亮的穿刺杆已经分别插在她们身前的地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自己和快就会被穿刺在这上面,十天的比赛中任人观赏,接着被不知是长官带回家成为他的藏品。

对抗很快就开始了,王芳忍着身体内的冲动从大腿上摸出塑胶军刺,这种武器没有任何杀伤力,但只要刺到对方重要部位,主控电脑上便立刻有显示,这个战士就算失去战斗力,立刻被判罚下场。

战斗刚一开始便白热化,一个来自极乐营的姐妹被两个战士强攻,一个不慎雪白的肚皮上便被自上而下割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肥嘟嘟的肠子从伤口涌出,那女兵登时一愣,来自极乐营长久以来的训练却在此时激发了她的淫欲,竟是跪在地上疯狂的抚摸自己的私处,等到见了便宜的战士顺势用军刀割下她的脑袋,她下体正好喷出一股亮晶晶的爱液。

本来就处于劣势,这边再失一人,不一会,一个个女兵倒地不起,那些战士甚至有时间把她们的脑袋割下来堆在一起,王芳此时一个人要对付四个精悍的战士,他们进退有据配合的相当默契,她实力发挥不到一成登时落在了下风险象环生。

正在此时,仅剩下的三个女兵中,有一个抵不住三个战士联手攻击被一把军刀扎在大腿上跪在地上失去了战斗力,一个战士顺势割下她的脑袋。却说另一个女兵望着同伴腔子里喷出的热血,一时间吓傻了,却是放下武器举起双手。

「不要!」王芳大叫道,却已经晚了。那女兵被命令四肢着地趴在地上,一个战士拔下地上的穿刺杆从她下体插入瞬时间贯穿了她的身体,闪着寒光的尖刺瞬时间从她嘴巴里露出时,她的双手扔在不停的抚摸自己的私处。

半分钟不到,王芳一时不慎,被一个战士从后面勒住脖子,她虽然格斗技巧上胜对方许多,力量上却是天然出于劣势,她不由的闭上眼睛,等待着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惨案。

如果,这时候有人给下面来一下就好了,她心里奇怪的想到。却感觉一把军刀插进自己温热的甬道,再也忍不住,健美结实的身体紧紧绷着,一股温热的液体从她下体喷涌而出。却在此时,那战士军刀向上一挑,王芳雪白的肚子从耻骨开始被活活剖开,肥嘟嘟粉嫩的肠子喷涌而出。

她想大叫却如何也叫不出来,眼前的景物似乎晃动起来,一个战栗着无头尸体出现在她面前,雪白的肚皮被残忍的剖开,各色内脏在腹压的作用下涌出体外,她不由的望了望远处那属于自己的穿刺杆,或许这个结局也不错……

柳妍趴在地上,任由一个不认识的男人从后面进入自己的身体,她已经不清楚这是第几个了,刚想呻吟,一根阴茎堵住她的嘴巴,疯狂的抽插中白色的泡沫顺着她嘴角喷涌而出。从第一个人好奇的玩弄她的私处开始,她的噩梦便开始了

最后一个男人离开了她的身体,柳妍被两个宪兵扶起来,她还要走完从这里到刑房的路。优雅的步态被被双腿间不住向下流淌的精液破坏的一干二净,楼道上的人大多目光集中到她性感的身体与双腿之间那充满诱惑的神秘地带,这让她的行程更加艰难起来,宪兵们不得已用一根木棍堵住她的下体。

柳妍在刑房旁边的卫生间里仔细的清理了身上的秽物这才被宪兵们押进去,几个刽子手和柳妍也算熟人了,亲热的打起招呼。由于距离行刑时间还早,他们们交谈起来,其中自然少不了她身体的话题。

「柳妍少校,你喜欢那种姿势被斩首!」  「有区别吗?」

「当然,趴着给男人的享受最完美,通常这种情况下女人阴道夹力最大。躺着的话,女人保持意识的几秒钟可以看到自己尸体和男人做爱,她们脑袋虽然那时候不能说话,我还是能看出来,她们喜欢!」

「还有就是跪在地上,这是一种完全观赏性质的,很多长官喜欢看女犯在斩首的同时下体喷出爱液的样子。」

「我想我会被要求趴着吧!」柳妍道。

谈了一会,刽子手们开始抚摸柳妍的身体,由于经常处决犯人,他们经验很丰富,懂得女人什么时候最需要。和上次在这里陪刑时被奸淫不同,柳妍有种被呵护的感觉,此时她坐在一个刽子手身上,身体里一根阴茎很有技巧的抽动,两颗雪白的奶子被后面的人握住变幻成各种形状,那娇艳的红唇却被另外一个男人吻着。

有人看到她后庭似乎被开发过,两个男人一起一上一下来了个双龙入洞,她早上灌了肠身体了干干净净的就没反对。

「柳妍少校,你这么漂亮,一定有很多男人喜欢吧!」

「所以我才会被处决,这样我的身体永远都会保持这幅摸样,也会被更多的人看到!」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不过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你们是不是经常做这种事情,我是指和我做爱!」

「这个叫刑前安慰,如果有时间我们都会这么做!你没发现,我们都是射到你嘴巴里的,因为你的小穴和肛门是长官才能射的。」似乎为了证实他的话,又有一个刽子手感觉差不过了,从柳妍肛门里抽出阴茎射进她嘴巴里,而后者一点不留的全部喝了下去。

——————————————————————————————————

地上的血迹被水冲掉王芳在内十个女人被整整齐齐的穿刺在校场上,用自己的鲜血揭开了这次特种兵比武的序幕。

「英勇的战士们,这片丛林里潜伏着400名敌人,你们的目标是什么!」

「杀光她们,把她们的尸体吊在树上。」

杀戮丛林的对抗项目历时三天,三天里这些死亡营的女兵们被要求每天至少攻击进入丛林的战士们一次,否则立即被带出丛林处决,三天过后,她们能活下来的微乎其微。

王峰带队进入丛林之后,为加快速度,他们刚开始便分开来猎杀目标。他像一只猿猴一样在树上穿梭,不远处,一个死亡营的女兵借着树叶的掩护躲在一颗大树上,丝毫没有意识到死亡的来临。

她毫不设防的身体如一个魔咒般诱惑着王峰,让他不由的想起柳妍赤裸的身体,她现在是不是已经被处决了。手中的军用弩对准女人饱满的胸脯,忽然间一丝日光射在弩尖上,那反光引起她的警觉。

不许动,王峰手中的军努指着她的要害,女人识趣的丢下手中的武器,在王峰的监视下跳下树。

「晚上再杀我好吗,我可以做你的晚餐!」女人摊开双手道!为了提高丛林作战的难度,战士们是不带口粮进入丛林的,他们或者用野果充饥,或者杀掉抓到的女兵做成熟食,但是在丛林里生火是件很危险的事情——通常夜晚就会是死亡营女兵们狩猎的时候。

说实话这女人长的很漂亮,娃娃脸,一条黝黑的辫子垂在脑后,身上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和她做爱应该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在对抗赛中很多战士喜欢在毫无反抗的女兵身上发泄性欲后杀掉她们。

不过现在,他拿着军刀走过去,女人的呼吸急促起来。

「你知道我想做什么!」

「知道,在杀死我之前,你能先剖开我的肚子吗?」

「为什么!」

「我刚才在那边看到一个女人挂在树上,她肚子被剖开的样子很性感。」

「好吧!」王峰毫不犹豫的挑开她平坦的小腹,各种颜色的内脏顿时纷纷从缺口涌出来,那女人出神的望着自己腹部:「没想到我的肚子里居然能装这么多东西!」

「忘了告诉你了,我叫小薇!」可王峰丝毫没有理会她的意思,用军刀熟练的割掉她的脑袋,却不知此时,女人的下体已经悄悄涌出一股爱液来。

「人犯各项身体指标正常,符合处决条件!」

「山北军区少校柳妍请求长官最后安慰!」柳妍趴在断头台上,一头乌黑的长发被盘在头顶,双手反绑的背后,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性感的双腿在黑色长靴的衬托下格外动人,一个肥美的尻穴毫无遮挡的展现在长官面前。春药的作用下,她下体瘙痒难耐,那玉洞以一股股爱液不停的流淌出来。

「还真不错!」周少一只手指伸进柳妍玉洞里抹了一把,换来后者一声诱人的娇吟。

一脸肃穆的钱中泽道:「柳妍少校可是我们山北的极品。」

周少却走到她面前,掏出已经有些发硬的阴茎:「柳妍少校,我记得你口舌功夫不错。」

柳妍横了他一眼,脸上满是媚态。却是含住那东西,不一会就把那软趴趴的虫子变成一条昂首挺胸的巨龙来。她见那龙首颤巍巍的抖动,颇有一番威势,竟是竟是忍不住想象那东西从后面插进去的样子,一时间,非但是小穴就连肛门也瘙痒难耐起来。

周少本来就是风月场上的老手,怎么不明白她所想,转到她身后,一根巨龙插进她小穴里沾满了淫液之后抽出来,对准她敞开的菊穴插了进去,柳妍那会想到他会插那里,舒爽的的同时又觉得那玉颈越发瘙痒难耐,被他插了几十下竟是哆哆嗦嗦的丢了,一股花蜜尽数浇在地上。周少见玩的差不多了,重新开始在她小穴里抽插起来。

这番久旱逢甘露,周少只觉得她那宝穴狠狠的匝住龙根,充满褶皱的肉壁竟是在不停的蠕动,这感觉竟是比赵艳儿那名器也毫不逊色,登时加大了抽送力度。

看到那刚刚和自己有说有笑的刽子手举起大斧,柳妍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即将终结。自己马上就要变成一具性感的无头女尸了,她禁不住想起姑姑,那个和尸体和长官欢爱五分钟才彻底死绝的女人,想起在大厅里见到的那根穿刺杆,想起几年来一幕幕荒淫,我这样的女人,似乎生来就是要被男人玩弄的。既然这样,就让它沉浸在最后的疯狂中吧……

雪白的身体布满了潮红,娇艳的红唇无力的张开,迷人的玉股淫荡分开,饱满多汁的宝穴彻底敞开,她充满了淫欲的身体在男人冲击下疯狂摇摆,意识已经升到了云端。下一刻,她身体颤栗起来,夹着长官肉棒的宝穴疯狂的蠕动。

一道优美的弧线划过重重的切在砧木上,柳妍那一刻迷人的脑袋在反作用力的驱使下登时弹起来在空中划过一条美妙的弧线。望着她向外喷洒着鲜血的腔子,一丝淡淡的失落浮上刽子手老刘的心头。

她迷人的身体瞬时间弹起,穿着黑色长靴的双腿紧紧夹着,失去头颅的身体本能的配合着长官的动作,花径蠕动着带来的快感却是比她活着的时候还要强烈。

那周少暗道柳家的女人果然个个都是极品,却发现她一颗脑袋居然鬼使神差的滚到她迷人的身体下面,一双迷人的眼睛疑惑的看着两人交合处那淫靡的景象。

「柳妍少校!」你还没有以这种角度观察过自己吧,周少提着柳妍迷人的脑袋,让她清楚的看到自己无头的尸体撅着屁股趴在地上的样子。郑教授用柳妍身体实验过后,一些残余R389与她身体完美的结合起来,这也是她至今未死的原因,更加奇妙的是她似乎保持着和身体时断时续的联系。只见自己无头的尸体用这种耻辱的方式趴在地上,想起之前就是用这种姿势趴在地上被数不清的男人操过,一阵从有过的兴奋让在柳妍身体里酝酿。

只见那无头翘起屁股趴在地上,未性感的肚皮有节律的抽搐着,粉红桃园洞口敞开着如呼吸开阖,周少觉得有趣,把她那脑袋按在她分开的双腿之间,她竟是开始自行舔舐起阴户。

刑房里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吸引了,只见柳妍少校在自己淫贱的下体舔了几下,那无头的身体竟是自行抽搐着,一股浓浓的爱液从它敞开的尻穴里激射而出,尽数浇在她一张迷人的脸上。

「长官,她好像死了!」刽子手道,她柳妍那沾满爱液的面孔上,一双眼睛圆睁着似乎无法相信刚刚发生的事情。

「钱司令,一起玩吧,这样的极品不多见!」周少扶住女尸的腰肢,大肉棒对准她仍在冒着蜜汁的私处插进去。钱中泽早就看的心中欲火难耐,当即掏出大鸡插进柳妍断颈中抽送起来。那女尸被两人前后夹击,啪啪的撞击声中,一对充满弹性的乳房垂疯狂的摇摆,黑色的束腰与长筒靴的衬托下,她雪白的身体散发

着一种妖异的美。

刑房里,柳妍无头的尸体忠实的执行者她最后的使命,不知疲倦的和两个男人交合,疯狂收缩的宝穴带给周少无尽的享受,直到一次史无前例的颤栗之后才归于平静。

失去生命的无头的尸体淫荡的趴在地上,迷人的脑袋耻辱的放在自己翘起的肥臀之下,肥美的尻穴保持着最后一刻敞开的样子,一股股白色的精液在尸体无意识的抽搐中涌出,滴在令人曾经让无数男人痴狂的俏脸上。

这是两位长官临走时摆下的造型,刽子手们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想起今天和她缠绵时的一幕幕竟是没有一人主动打破这诡异的平静。

「她真是个迷人的女人!」老刘拿起穿刺杆对准她迷人的阴户刺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