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规

第十二章:尾声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0:07:5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十几天后,一个风尘仆仆的身影赶到军部,特种兵作战比武中他带领的山南拿到了第一,他本人也获得了这次比赛的奖品——杨琼身体做成的藏品,而他却丝毫无法高兴的起来。

山北军部的大厅里,所有人走进军部第一时刻都会向那大厅中央望去,那里穿刺着一具性感的无头女尸,雪白浑圆的奶子、动人的腰肢、美的让人窒息的大腿。这位号称山北最漂亮女人的柳妍少校此刻已经成为一具毫无生命的艳尸,她两条玉臂被绑在身后,浑圆的美腿无力的张开,那曾经无比神秘,被无数男人幻想过的私处被穿刺杆狠狠的撑开,保持的栩栩如生的外生殖器毫无顾忌的暴露在

所有人面前,束腰带与长筒靴的衬托下,她迷人的艳尸无处不散发着性感。

「妍儿!」这就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吗?王峰喃喃的道。

「听说这个柳妍以前是个很放荡的女人!」一个路过的女军官压低了声音道。

「不会吧!」她以前一向很好啊。

「峰哥哥!」王峰转过头,现在这样叫自己恐怕只有洛楚楚了。

「我是来和你告别的!」她的话让王峰一惊:「为什么?」

「她是我们百花谷的弟子,任务执行完了自然要回去!」一个比洛楚楚稍大一些的女人道,和前者相比这个女人多了一些沉稳的气质,身形也更加丰满。

「师姐!你老是这么凶,会吓坏人的。」那洛楚楚道:「峰哥哥,这个是我师姐张敏!最喜欢吓人,不过我真的要走了,你父亲会告诉你一切的!」

「十年后,或许楚楚会回来,像师傅当那样……」直到多年以后,王峰才理解她这句话的意思,那时候,她迷人的身体已经成为他最珍贵的藏品。

二十几年前开始,为了改变亚罗被世界各国孤立的局面,京都周家奉命收集国内优秀的「藏品」在世界范围展览,当这些原本英姿飒爽的女军官以藏品的方式出现在世界各国人们眼前的时候,所有人都对这个由军政府执政的国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些女人生前的身份、她们是如何被处决的,是否是出于自愿如此种种都让人们感到好奇。亚罗神秘的面纱逐渐被揭开,人们渐渐开始接受这个国家独特的政治制度!

他们惊讶的发现这些女人并不是像兰芳共和国描述的那样生活在黑暗的牢房里,整日里食不果腹在特殊的日子里被残忍的杀死。她们中间竟有一些是亚罗军队高官的子女,从小接受各种各式各样的性教育,在女人最美丽的年华周旋于男人中间为家族争取利益,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

在一次展览中,当时的周若馨上校面对记者的刁难,毅然脱下军装按照亚罗特有的仪式在会场接受处决,她被砍下脑袋时身体疯狂的与身后记者欢爱的样子征服了所有人。自此以后,每年一次的全球巡回展便被赋予了一种特殊的含义,纵然在与世界各国交往日益密切的今天,亚罗每年也会投出大量精力在这上面。

今年为了保证展览正常进行,便是由这次大比武中的冠军王峰领着一队精锐的特种兵沿途保护。

转眼间半年已经过去了,柳妍却依然美丽动人,看着人们对她展台上性感迷人的无头尸体指指点点,王峰心中一阵愤懑。

「姓王的小子!」帮姐姐把这个搬过去,一身白色套裙的张敏抱着一大堆资料道,接到护送任务的第一天,王峰便认出这个自称洛楚楚师姐的女人,却在她的威胁下保证不能泄露她的身份。自此以后,他这个领队的便被这个比自己好小几岁的「姐姐」当成小二一般使唤了。

他下意识的盯着她饱满的胸部,不由的想起昨晚上那香艳的一幕。她下体插着一根电动阴茎,布满粗糙麻绳的身体吊在郊外一棵大树上,一条雪白浑圆的美腿被一根绳子耻辱的向上吊起起来,女人隐秘部位完全展现出来。

「姐姐!」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王峰在她耳边悄悄的到:「我怀疑你在那种情况下是怎么给我打电话的。」

却听那张敏狠狠的道:「小子,不许胡说,那是工作需要,别忘了我现在是你的顶头上司!」王峰想起十几天前老长官语重心长的交待不由的气势弱了下来。

什么特殊需要,还不是一天到晚陪那个姓周的上床!他暗自腹诽道。

时间久这样一天天过去,张敏已然和那个姓周的男人双宿双息,她总是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挽着男人的手臂向王峰示威,甚至故意在他面前让那个姓周的吃豆腐,恨的王峰牙根只痒。而她和那个姓周的之间似乎在玩着一种特殊的性爱游戏,好几次,这位美丽的女上校被干的精疲力尽之后从房间里一丝不挂的扔出来,让随行的战士们吃惊的同时也大饱眼福!

可以说,所有的特种兵战士都曾经在睡梦中将这位迷人的女上校作为性幻想对象。

「周少,我们多美亚是带着诚意来的,你这是什么意思!」房间里,一个秃顶的四十岁男人道。让他气愤的是这姓周的居然把这样一个穿刺在一个金属杆上的无头女尸交给自己,虽然它也很美。

周少却一点也不生气:「如果连你都能检测的出来,我还怎么把东西运出亚罗!」他说着拿出一个滴管来,轻轻一挤,一滴晶莹的液体落在那女尸的断颈上。

只见那早已死去多时的女尸忽然开始围绕着穿刺杆性感的蠕动起来,绑在身后的玉臂拼命在挣扎着,被撑满的小穴似是在吞吐着金属杆,一滴滴晶莹的玉露顺着那闪亮的金属杆流淌而下。

「部长,检测仪有反应了!」秃顶中年人身边的年轻人吃惊的叫道。

「我没骗人吧!」周少气定神闲的道。

大门砰的一声被撞开,屋内的保镖刚拔出枪便被击毙,十几只黑洞洞的枪口让人不寒而栗,穿着白色女式风衣的张敏在两个战士簇拥下走进来。

此时周少早没了刚才的镇定:「是你这个贱女人,算我看走了眼!」

「周少!其实你没看走眼!」那张敏娇笑分开风衣,那赤裸的肉体是王峰对她最后的印象。

十年!

父亲在两年前因病去世,三十出头的王峰已经做到军区总长的位子,俨然一颗冉冉升起的将星。过了年,自己怕是就要到京都赴任了,这山南的土皇帝也做到头了。

「总长的大鸡吧越来越厉害了!」秘书柳媚坐在王峰怀里,上身一件白色的衬衫衣襟敞开着,饱满的酥乳在阴茎的抽插下上下跳动,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开跨在半空中,一对晶莹的玉足在半空中轻轻摇摆。王峰轻轻拢了拢她的长发,宠溺的吻着她精致的耳垂,她是柳妍的堂妹,和姐姐有六七分相像,一年前从军校毕业之后便到了山南,自从成了王峰的私人秘书便被他骄纵惯了,今次又是缠着他在书房里做这种事情。

「昨晚你做什么去了!」王峰故意问道。

「和几个兵哥哥好上了,小媚昨晚一晚都在他们那里!」她说着笑道:「总长你这下头上绿油油的了!」

「啪!」的声,王峰巴掌狠狠的落在她翘臀上:「你就不怕男朋友吃醋!」

却听她吃吃的道:「他呀,巴不得人家早点被处决了挂在军区门口呢?」

真是个小骚屄,王峰暗骂道,却是大鸡吧狠狠的向上顶了几下,一股酝酿已久的精液尽数射进她身体里。那柳媚被她射的花枝乱颤,两只雪白的手臂反过来紧紧抓住他的身体。

那柳媚从王峰怀里坐起却见他那沾满了爱液饿巨物依然昂首挺胸,登时起了淫心,却是趴在地上含住那根东西套弄起来。

「总长真是好艳福啊!」一个突兀的女声在书房里响起,那王峰闻言如遭雷击,朝那声音的源头望去,书房与地下室相连的小门不知何时已经被打开,黑色的斗篷下一具赤裸的娇躯出现在他的视野里,那一张半嗔半笑的脸让他勾起他尘封已久的回忆。

「盈盈!你是怎么进来的」他忘乎所以的站起来,那大鸡吧顿时从柳媚嘴巴里抽出来,在在她娇嫩的脸上狠狠的抽了一记。

「峰哥哥,你还认的出我!」那洛盈盈娇笑着道:「我还给你带了一件特别的礼物!」她轻轻一拉从门后牵出一个赤裸的女人来,雪白的脖颈上套着黑色奴隶项圈,性感的嘴巴被黑色的塞口球堵住,晶莹的唾液止不住的从她嘴角淌下,双手被反绑的身后,菱形的束缚带把她丰腴的身体和饱满的奶子完全突出起来,黑色的束缚带穿过她神秘黝黑的耻毛狠狠的勒进她那粉红的肉缝里。这个女人的身影瞬时间和那挂在树上的娇躯重合起来……

她是张敏,王峰认出这个女人的身份,在王峰眼里,这个服务与帝国情报处的女人身上充满了无尽的秘密与诱惑。却是那柳媚见有人搅了自己好事,扭过去对两个女人怒目相视。

「你这个女秘书很野,要好好调教调教才好!」洛盈盈从迷人的大腿上拔出一个黑色的金属棒,那凸起的尖端闪着可怕的电弧。

「盈盈不要!」洛盈盈却已把金属棒插进柳媚向外冒着白色精液的尻穴里,后者一声凄厉的惨呼,身子在电流的作用下如筛子般战栗了好一会才不动,这位风骚迷人秘书保持着如母狗一般屁股高高翘起的姿势,一股尿液从她分开的两腿之间毫无顾忌的喷涌而出。

「怎么,心疼了!」洛盈盈扬起美丽的脑袋,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她轻轻一抖,那斗篷便从她身上滑下,丰满迷人的身体顿时暴露在空气中:「放心,她死不了,有我和师姐在你还留着这骚蹄子在这里碍手碍脚!」

说的也是,王峰看了一眼那如死猪般撅着屁股趴在地上的柳媚心中竟是一阵畅快,啪的一声把这女人踢了个仰面朝天,在她雪白的肚皮上踩了一脚只见刚刚射在她身体里的精液从那插着黑色电击棒的尻穴里涌出。

「其实,我和师姐这次来是让你处决的!」洛盈盈从柳媚身体里拔出电击棒,拿掉张敏的口塞:「是不是啊师姐!」

「姓王的小子,这次便宜你了!」那张敏吃吃的笑道:「本来来轮不到你处死姐姐!」

「师姐,我有个好玩的提议,你要不要试试!」那洛盈盈脸上带着狡黠的笑意:「这个其实很舒服的!」那根黑色的电击棒对着张敏饱满迷人的阴户插进去

:「你这……」,那张敏一句话还没说完嘴里发出一声惨呼,赤裸的肉体也如柳媚刚才那般战栗起来,片刻以后那丰满迷人的身体倒在地上,一股清亮的尿液淅淅沥沥的从她下体淌出……

「师姐,你是怎么把我的峰哥哥迷的神魂颠倒的,他见了你的身体就像发疯了似的!」一张红色的大床上两具雪白的肉体泛着迷人的光彩,洛楚楚轻捻着师姐粉红的蓓蕾,一只手却已顺着她丰满的大腿摸向她大腿根部!

「你真想知道?」那张敏掩嘴轻笑道:「其实也不难,十年前的那次任务的庆功宴上,我把参加会议几十个特种兵一个个叫进小房间里欢好,却独独把他给漏下了!」

「姐姐你真坏,怪不得刚才他见了你是这幅猴急摸样。」洛盈盈娇笑道:「我就是当初给他的太容易了!」

王峰继承自父亲的收藏室里,一具具诱人的肉体摆放在玻璃橱窗中,这些生前骄傲的美女们现在静静的呆在橱窗里,身体的秘密毫无保留展现出来,摒弃了生前的荣耀她们有一个统一的名字——藏品。

那收藏室的中央,一座绞架下,柳媚双手反绑在背后,粗糙的绞索套在她雪白的脖颈上。

「总长,人家不要给那两个女人陪刑嘛!」那柳媚使出撒娇的本事道。

王峰知道她又开始耍小性子了道:「乖,完事之后有奖。」

「不要!」那柳媚生气的扭过头去,却被王峰把脑袋扳过来,一张大嘴熟练

的撬开她娇艳的红唇。

「唔!」女人的双眼顿时迷离起来:「总长,小媚想了!」王峰暗笑这妮子痴缠,两只大手分开她雪白的翘臀,一根粗壮的龙根从后面闯了进去……

雪白的脖颈上套着黑色奴隶项圈,丰腴的身体裹在薄纱中,洛楚楚与张敏今天的打扮充满了致命诱惑,两个女人连让王峰一阵惊艳,更不用说那些正在组装断头台的一老两小三个工人了。

「夫人,您定做这个是做什么?」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结结巴巴的道,今天的一切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这就是长官家里的收藏,一具具美的让他无法仰望的肉体像廉价的商品般一丝不挂的摆在玻璃柜里,一个浑身赤裸的美女站在绞架下,她那套在她脖子上的绳索无情的诉说着她即将面临的命运,更不用说这两个打扮的如此性感的女人了,他低着头让自己尽量只看到女人的脚尖,可那轻纱下赤裸的身体却怎么也在他脑海里挥之不掉。

「你猜猜!」张敏轻笑着道,那迷人的眼睛一转却是也不知道在像什么?

「这个,是用来斩首的,不过它有上下有两个挡板,倒是像一下子可以处决两个人犯!」那小伙子道:「我们还从来没有接过这样的活计!」

却见那美丽的女人小的花枝乱颤,一对丰满的乳房颤巍巍抖动,他不由的把目光投向她两腿之间,那一丛诱人的黝黑仿佛带着无穷的吸引力。只听她道:「小兄弟,我们两个脖子放在那两个圆孔里是不是刚刚合适呢?」她说着拽着身边的洛盈盈:「这个就是专门为我们设计的,如果你下次有机会来,我们两个也像这些女人一般摆在橱窗里了!」

这两个美艳的女人今天要在这里处决,就在不久的将来,两个女人一上一下趴在自己打造的断头台上,锋利铡刀切开雪白的脖颈,而此时她们仿佛在说一件不相干的事情,年轻人觉得自己仿佛在做一个不真实的梦。

却听那洛盈盈吃吃的道:「师姐,他们几个长的很壮实!」

「盈盈难道思春了!」张敏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几个男人。

「难道师姐不想!」两人娇笑着看着一旁的王峰。

「峰哥哥!」

「姓王的小子,我们姐妹两个借你边上的储藏室用用,让这几个家伙尝尝女人的滋味!」她们两姐妹默契的着分开双腿,把一对饱满的玉穴展现在三个工人面前。

「长官!」那年纪大的工人禁不住咽了口唾沫,虽是诚惶诚恐的望着王峰却也止不住偷眼去看那两具诱人的身体。

「干完活把她们抱进去,动作快点!」王峰恨的牙根只痒却还是默许了,想必她们两个又要在里面折腾出大动静了,想起庆功会那天晚上张敏那充满诱惑的叫声,他有一丝不妙的预感。

储藏室的虚掩着,一阵阵销魂呻吟声止不住的钻进王峰耳中,整整半个小时过去了,那三个工人才带着谦卑的眼神鞠着躬千恩万谢的离去。洛盈盈与师姐张敏一丝不挂的从里面出来,那迷人的身体上带着激情后特有的红晕。

「峰哥哥,你吃醋了!」洛盈盈笑着道!

「师妹,你早该这么治治他了!」张敏娇笑着道:「我们盈盈刚才在里面叫的比我还响!」

两个女人笑骂着,却把目光投向那绞架上的柳妍:「你这个小秘书今天真乖!」

洛楚楚道,却不知后者心里早吧她骂了几千遍。「我们处决的时候有这个小骚货在一边助兴也不错。」她毫无征兆的抽掉柳媚脚下的踏板,后者忽然间失去支撑,迷人的身体悬在半空中,两条雪白的大腿无助踢蹬着一阵咯咯的响声从她喉咙深处发出。

「好像还差了点什么!」洛盈盈皱着眉头,从墙上拿下一把装饰用的佩刀在柳媚雪白的肚皮竖直划了一刀,那肥噜噜的肠子顿从她腹部的开口蜂拥而出。那柳媚丝毫没有想过自己会在绞架上被开膛,身体剧烈的扭动起来却越发加剧了肠道的涌出。

「峰哥哥,她现在怎么样!」那蠕动着的肠子垂在柳媚分开的双腿之间说不出的性感与诡异:「若不是要和师姐一起斩首,我也想像她这样子呢?」

「你还是下辈子吧!」张敏说着拉着洛楚楚来到断头台前,它同时拥有两个夹板还多了一个制动装置,铡刀切断上面一个女人脖子后会停下来,等另外一个装置代开才会继续落下。

「妹妹,没想到我们两个终还是便宜了同一个男人!」张敏道,两个女人相

视一笑,分别吞服了一颗百花谷秘制的烈性春药,

洛楚楚说着仰躺在断头台上,两条浑圆的大腿接近180大叉开,向外冒着爱液的肥美的尻穴毫无顾忌的敞开。她脖子放在半月形的挡板上,另一半挡板从她上面合着,把她脑袋牢牢的固定住,为了防止她乱动,她两只手被绳子在前面绑住。张敏趴断头台上,浑圆的臀部高高翘起,两条大腿呈60度分开跪在洛楚楚两腿之间,美丽的脑袋也牢牢的被挡板固定住,她双手反绑在背后。

丰腴的肉体几乎贴在一起,四颗雪白雪白的奶子相互摩擦带来阵阵销魂的享受,一对肥美的尻穴交相辉映,那王峰顿觉十分有趣,却是跪在两人身后耕耘起来,姐妹两人雨露均分,时而畅快琳琳时而空虚难耐,一会功夫竟是被他搞丢了好几次。

见两人都已在春药的作用下浑身泛红,王峰知道时间已到,却是把一根龙枪插进张敏屁眼里狠狠一阵狂插,美的她只叫:「要死了了,要被你这小子插死了!」

「那你就去死吧!」王峰说着抽出阴茎插进她肥美的尻穴里,一只手按下铡刀的开关。

「不!」那张敏一声惨呼只一半便身首分离,美艳的身体反射性的要立起来,那经过百花谷特殊训练的下体瞬时间夹着王峰的肉棒剧烈的蠕动起来。洛楚楚一脸迷离的看着师姐下体插着自己男人肉棒的无头艳尸,它疯狂的蠕动着,本能的和男人交合着,似乎永远不知道疲倦……

砰的一声,疯狂过后的的尸体被推下断头台,两条大腿淫荡的分开,一股白色的精液从失去生命的尻穴里涌出。感觉到男人又一次进入自己的身体,洛楚楚知道自己的那一刻终于也要来了……

这天,正在攻读小说《柳妍少校放荡的一生》的木匠小王接到一封从军部寄来的照片,一具性感的无头艳尸仰躺在断头台上,两条滚圆的美腿放荡的分开,敞开玉穴里向外喷涌着白色的精液。他忽然想起那件难以忘怀的储藏室,想起女人那成熟性感的肉体,想起那女人最后的话——小弟弟不要忘了我们,姐姐会把我们的照片寄去。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