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规

第二章:失身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0:01:5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王峰是家里独苗,父亲在他身上下了不少功夫,他自己争气,自小就是同辈中楚翘,一路上都走在别人前面,去年更是在世界军事交流赛上取得了第三的好成绩,在整个亚罗帝国轰动一时。出众的能力和家里势力两下合力,仅仅几个月不到,已经成了山南最年轻的少校,只要在今年的全国比武中拿到一个好名次,中校军衔指日可待。

这样的男人身边自然不会缺少女人,记得第一天吃饭的时候便有一个叫霞姐的女人过来搭讪,只不过现在她两片身体已经挂在参谋部的餐厅门口。

说起来,这个霞姐也是参谋部的一朵花,隶属山南军区联络司,一双四十二吋的美腿几乎征服了整个山南。王峰对她印象不错,至少她是一个很有同情心的女人,喜欢关心新人,人缘在整个山南都很不错,从大家都叫她霞姐就可以看出来。

那天他来这里刚满一个月,清晨,穿着一条黑色吊带丝袜和黑色高跟鞋的霞姐被宪兵押着走进参谋部,上身只有一件透明的白色衬衣,衣襟半敞开着两个雪白的乳球若隐若现。从门口到三层的刑房,她最后展示了一次那动人心魄的美腿,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参谋部所有人站在过道里目送她离开。王峰一直认为,这个女人那天的样子在所有人心中都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作为惩罚,大部分犯了军规的女人必须裸体示众,尺度却根据情况各有不同。

像霞姐这样从门口走到刑房已经算是很轻的惩罚了,有的甚至会被连续示众好几天,期间接受无数男人的奸淫之后才能公开处决。当然也有一些,比如老爸的几个红颜知己,只是穿着性感的透视装人少的时候押进刑房,直到看到大厅里她们悬挂的艳尸,人们才知道她们已经被处决了。

与处决之前相比霞姐的名气不增反减,毕竟每年在锯床上从中间切成两片的女人并不多,像她这样有着一双迷人长腿的更少见。处决之后她修长的大腿依然赏心悦目,身体的曲线完美的保留下来,配上一颗饱满的奶子,虽只有半边的身子反而给人一种别样的诱惑。随之而来的是这些天餐厅的生意尤为火爆,许多社会上的人也花了大价钱托门路来这里就餐。

王峰所在的特种战争作战处在山南属于实权部门,处长老刘是快退伍的人了,又是他父亲的老部下,几乎把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他这个副处长身上,这几天更是天天出去「检查工作」到处游山玩水。

他虽然工作很忙,却也能享受到处长的福利。现在,他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一个身着蓝色参谋军服的女人伏在他两腿之间,衣襟敞开着,嘴巴里含着王峰硕大的肉棒,脑袋如小鸡吃米般,两颗浑圆的奶子随着她脑袋上下颤栗着,从王峰的角度望去,正好看到她一步裙包裹下的浑圆臀部,还有两条近乎赤裸的大腿。

这个正在为他口交的女人是处里的机要秘书小洛,她在参谋部也是个小有名气的美人,一米七不到,是那种娇小玲珑的女人,一对丰硕的乳房在她身上却尤为可观。同时她是个很懂得利用自己身体优势的女人,这几个月来义无反顾的缠上了王峰这位顶头上司。虽然知道她的目的,王峰也是来者不拒,毕竟这个女人长得不赖为人又乖巧,更重要的是她还能让男人享受到意想不到的性福。

王峰却此时被她吃出了火来,站起来把女人按在桌上,浑圆的臀部毫无悬念的翘起来。

「不要啊!」女人嘴里呢喃道,身体微微颤抖,样子楚楚可怜。

王峰却知道,这个看似清纯可人的小美人却也是个情场高手,整个参谋部和她有染的男人至少是两位数,这也是她有一个小小的实习生挤进特种作战处的原因。他把女人的裙子推到腰间,分开她雪白的大腿,湿漉漉苏的美鲍便完全展露出来——洛楚楚中尉从来不穿内裤,这在整个参谋部是个公开的秘密,随着肉棒的插入,女人身体颤栗起来。

「处长!」王峰吃惊与她还能说话,按照以往的经验这女人只要被肉棒一插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我想被处决!」

「什么!」王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军队里被处决的女人分三种情况,一则不小心犯了军规,这类情况最多,其中很多女人甚至是被人陷害。二则是一些大人物的情妇,这些女人却大多是身不由己。三则就是这些自愿被处决的女人,父亲被他当成宝贝的藏品里就有一个。

「我想被处决!」洛楚楚转过头来,王峰知道她并不是说笑:「处长,你想不想看我砍掉脑袋的样子……

几天之后参谋部的大厅中央,一具赤裸的无头女尸在吊半空中,银白色的锥形倒钩打进她雪白的断颈中承受住她身体的重量,妙曼的身体由于惯性在半空中轻轻摇摆。她双手反绑着,两条修长结实大腿无力的张开,黝黑的耻毛与她雪白的身体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诱人,洛楚楚那以吸力闻名的小穴由于死亡无力的敞开,如果仔细观察还能在她大腿根部找到几块干枯的精斑。

「中尉洛楚楚违反保密协议已于昨日处决!」一个光着脑壳的军官大声宣布

:「尸体示众三月,以儆效尤!」

—————————————————————————————————

山北,同样的一幕也在上演,柳妍望着半空中女人一丝不挂的尸体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她叫于静,进入山北军部之后认识的一个朋友,同是漂亮的女人,相似的遭遇让柳妍和这个女人惺惺相惜。

这几个月柳妍的日子并不好过,以军区总长顾明和父亲为首的一系在军部中岌岌可危,一个个看似正常的人事变动中,权利被几个反对他们的高级将军逐步蚕食,而这背后隐隐有京畿军区的影子。

他们越来越肆无忌惮了,于静的叔叔怎么说也是参谋部一位实权人物,她自己凭借容貌与手段军部也有不小的能量,竟然被以私自外出的理由处死。他们会不会对自己下手,她仿佛看到了半空中赤裸身体换成了自己——身体的秘密毫无保留的暴露出来,三个月时间任人观赏,还有什么比这些更让一个女人感到羞耻的。想到这里,她禁不住脸上微微一红,一阵莫名的悸动在内心深处悄悄蔓延,如果是我,她甚至感觉到自己心跳不争气的加速……

「柳姐,你怎么了。」同科室的陈玉容打断了柳妍的思绪。

「没什么!」柳妍禁不住为自己刚刚的想法深深的羞愧,父亲怎么说也是参谋总长,又有那个不开眼的家伙敢动自己。

山北军区与兰芳接壤,两国虽同为东大陆移民,却因政治形态与边界问题争端不断,而山北军区辖区正好有多处争议领土,两方虽保持适度的克制却也时时针锋相对。正因为如此,柳妍这位情报中心负责人尤为重要,她也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凭着女人特有的细心与过人的军事能力多次粉碎敌国阴谋,让军区不少想看她笑话的人跌破了眼镜,如果不出意料,她离少校军衔也不远了。

除此之外,她的艳名也在山北广为传播,军部的人都知道情报中心来了个美的冒泡的女科长,不少人心思活络起来。却是一段日子之后,几个颇有些势力的公子哥在她这里碰的头破血流之后,人们这才明白柳妍上尉虽美却不是他们能碰的了的,围着她转的苍蝇这才少了很多。

「柳科长,今晚有空吃顿饭吗!」周末,做完所有手头上的工作,柳妍收拾好东西打算好好放松一下,刚一出门就被一个恶心的家伙拦住。这男人叫刘刚,在山北军区以喜欢玩女人闻名,虽然得罪了很多人却因为是军区司令的嫡系一直没人动他,而这位司令正是柳妍父亲的对头之一,这么多苍蝇中也唯有他对自己一直持之以恒。

「对不起,我今晚约了人!」柳妍确实有事情,基本上每周六晚上都会和王峰视频,说完就要绕过他走开。她人长的漂亮,白色衬衣外面一件天蓝色的女式军装,蓝色的套裙一直快到膝盖以上,修长的小腿上裹着条白色的丝袜,再配上黑色高跟鞋,飒爽的英姿与女性的妩媚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不管走到哪里都能抓住所有人的目光。

看到刘刚这混蛋又来纠缠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情报中心的几个小伙子不由的露出厌恶的神色,却也不敢上前阻止。

「不考虑一下,我这里可是有份重要情报!」刘成扬了扬手中的信封。

柳妍虽讨厌这个男人,却不会因公废私,接过信封狐疑的抽出仅有的一张相片。照片上一个女人一丝不挂的仰躺在床上,侧着的脑袋,嘴里含着根男人的肉棒,一个黑壮的男人把她两条大腿分开程淫荡的M形,又黑又粗的男根抵着她饱满的阴户一寸寸没入。

「你!」柳妍正想把信封甩到他身上,却发现照片上的女人很眼熟,她忽然想起一种可怕的可能。那女人,她又拿出照片看了一眼,那女人虽然侧着脸,那容貌与身材不是自己还是谁。

「柳科长,我这份情报怎么样!」刘刚揶揄道。

「你想怎么样!」柳妍虽然自己也不知道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但那女人是自己无疑了,想起那段荒淫的岁月,她禁不住有些耳根发红。因为每每念起

那段日子,除了羞愤,她心中竟是有些留恋,难道自己真的有那么不堪?

「我想请柳大小姐吃顿饭,然后……」他凑到柳妍耳边道:「我那里还有不少相片和视频,柳大小姐一定很感兴趣!」

一路上柳妍转过无数念头,这些照片若是公布出去,不但自己蒙羞,就连父亲也要颜面扫地,可如果答应他……

刘刚这种人在帝华酒店有专用的房间,平时玩女人甚至一些淫乱的Part都会用到,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柳妍一路上都带着墨镜——无论如何今晚都要先稳住他,她心中暗自决定。她却怎么也没想到,刘刚直接把自己带到卧室。

「柳大小姐,现在没有别人,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刘刚坐在床上翘起二郎腿。

「你想怎么样!」她知道多少无益,怕是今天晚上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幸免了。

「柳小姐,我们至少要坦诚相见吧。」刘刚脱掉衣服露出精壮的身体,他正值壮年又在军队里历练很久,身体虽比不上王峰却也所差不多。

柳妍知道他所谓何事,红着脸开始脱衣。外套、衬衣,每脱一件衣服都要犹豫好久,羞答答的样子惹得刘刚一阵火起。他追了这女人好几个月,每次都被这她毫不留情的拒绝,心中暗狠之余却也越发对她留恋起来,也不知发了多少次誓要让她尝尝自己的厉害。几个月的梦想成真,心目中的女神一件件剥下外衣,雪白的身体、浑圆尖翘的乳房,她身上的每样东西都秒到极处。纵然在照片上见过她的裸体和几个乱交的视频,刘刚仍被这女人雪白的身体震撼了,随着那白色的小内裤拉下,一片黝黑的芳草彻底的暴露出来,他下面那东西忍不住不争气的昂起头来。

从毕业到现在,柳妍一直都没被男人碰过,她若是个没有尝过男人滋味的处女还好,偏生以前的荒唐在她内心深处埋下一颗荒淫的种子。在一个男人面前脱光了衣服已经让她下体已经泥泞不堪,见了那布满青筋的宝货昂首挺胸的样子,心中竟是一阵悸动,脑子里都是那些不堪入目的镜头。她不敢正眼看,只悄悄的瞄了几眼:那东西竟是比其他男人的都要雄壮,就算和峰哥比起来也差不了多少。

她这番样子看在刘刚眼里更是诱人,后者把她抱起来扔到床上,熟练的顺着她雪白的脖颈一路吻下来,高耸的胸部、平坦的小腹,几个月的禁欲生活让柳妍的身体变得越发敏感,一阵阵销魂蚀骨的酥麻如潮水般涌来,她修长的的脖颈微微扬起,两条雪白的大腿紧紧绷起,阵阵诱人的娇啼响起。

真是个妙人啊,迫不及待分开她迷人的双腿,柳妍的妙处登时毫无保留的展现在刘刚面前,黝黑的耻毛,鼓起的阴阜,粉红色的美鲍微微张开,开翕间美妙的肉洞若隐若现。刘刚禁不住俯下身来尽情品尝胜利的果实。

「不要!」柳妍惊呼道。

刘刚本就是情场高手,或舔或吸,只把一个肥美的鲍鱼吃的津津有味。那柳妍以前哪里享受过这般待遇,王峰不会,玩她的男人大都挺枪上马,只觉得男人的嘴巴仿佛有着魔力一般,虽没有被操时爽快,却也别有一番滋味,竟是一阵「好哥哥」的乱叫,花房中一股接着一股的蜜汁喷涌而出。刘刚见如此怎么不知道她想什么,立刻停止吸吮,却把一根硕大的肉棒抵住她花径入口轻轻研磨,弄得她淫水横流瘙痒难耐。他恨她以前假清高,只把她玩的连连告饶,这才把一根硕大的肉棒一插到底。

柳妍久旷逢甘露,又是刘刚这样一个高手,被他操的舒爽无比,魂都似乎要飞上了天。而刘刚实现了他的梦想,把这位迷人的女军官压在身下尽情鞭挞。两人激战数轮这才相拥而睡,次日早上,又在浴室又是一场大战。

一晚的荒唐,柳妍虽觉得对不住王峰却也以迫不得已安慰自己。可自从那次之后,每隔几天她都会被刘刚威胁一次,每次都会半推半就的和他来一次盘肠大战,刘刚手段高明,几次之后两人的关系逐渐升级,地点也由酒店变成公寓。就这样,每当夜晚降临,柳妍这位漂亮的女军官便成了刘刚的玩物。

「柳大小姐!是我厉害还是王峰厉害?」这日又值周末,阳台上,剥成白羊的柳妍上尉像小孩撒尿一样被刘刚抱在怀里,两条雪白的玉腿羞耻的分开,赤裸的身体毫无保留的对着串流不息的街道,下体的妙处竟是一览无遗。刘刚把她抱在怀里,直立着的肉棒她那肥美的尻穴,只把轻轻把她的身体往下一放,那根狰狞的肉棒登时没入。

「啊!」柳妍被这一棒插的畅快异常,忙道:「当然是刘哥哥你,他哪里有你这么多新鲜玩法!」

她虽是春情泛滥,说的却是心里话。这刘刚长的不赖,本钱也足,每每总能搞的她欲仙欲死,欲罢不能。今日被他带到阳台上玩,夜色中虽然被人看到的几率不大,柳妍却也羞臊异常,被他戳了几十下登时把一股花蜜尽数浇在那根作恶的肉棒上。

「看来柳大小姐挺喜欢操穴的时候让别人看到!」刘刚沾满爱液的肉棒对准柳大小姐娇嫩的菊穴,龟头硬生生的挤进半个:「若是我把你送给别的男人玩,会不会更兴奋呢?」

「不要!」柳妍知他要做什么,那紧窄的后庭哪里能容纳这样的宝物。她只感觉身体一沉,那东西竟是没有任何征兆的插进来。要说柳妍的后庭也是个妙处,竟是何等巨物都能容纳,刘刚被她匝的连叫爽快,一根肉棒更是卖力的抽送起来。

那柳妍被他这样插了一会,除了花径瘙痒难耐,也是渐入佳境,那妙处更是毫无顾忌的敞开来,把一股股玉液琼浆喷洒出来。

公寓对面的高楼里,拿着高倍望远镜的中年男子正静静的看着这一幕,柳研小姐赤裸的身体、敞开的玉户清晰可见,他却丝毫不为所动。

「她还真风骚,刘刚现在应该迫不及待的把她送给那个老东西了吧!」见那柳妍高高的扬起脖颈,一股浓浓的爱液从敞开的玉户中喷出,男人这才放下望远镜:「小陈,刘刚可靠吗!」

「我们寄给他的东西都是匿名的!」他身后,一个穿着黑衣的年轻人道:「这样做是不是对她太不公平了!」

「我知道你一直喜欢她!」中年男子转过头:「这件事是参谋总长默许的,适当的时候他会告诉自己女儿该怎么做。」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年轻人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