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规

第四章:百花谷的女人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0:03:1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一间充满古典东大陆风格的房间里,五十多岁的王陵扶着下巴,眉头微微皱起,儿子的事情让他忧心忡忡,他这个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犟了,那柳家的女人哪里是一个男人敢爱的。

尘封已久的往事浮上心头,他的脑海里出现一个美丽的影子——「柳莹」,一段美丽的邂逅,几夜抵死缠绵。可当自己再次见到她时,她为了家族利益,已然成了京畿军区一位纨绔子弟的爱奴,美丽的脸上布满了精液,妙曼的身体在束缚带的作用下仅剩下性感与淫荡,只要那人一句话她就像母狗一样趴在地上任男人玩弄。

嗒嗒,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进来!」大门吱呀一声打开,进来的是一个穿着蓝色套裙的女人。如果王峰在,他一定会认出这个女人不是洛盈盈又是谁,只是她今天裙子很长。

「总长好!」

「你叫盈盈。」王陵细细观察不远处的女子,柳叶弯眉大大的眼睛,精致的五官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不由的暗暗点头。

「你师傅好吗?」

「她老人家好着呢,她还时常提起你。」

「好,好!」王陵连说两个好字,看盈盈的目光更加柔和了:「峰儿他怎么样!」

「他很不好!我已经提醒过好几次了,可他还是想着那个女人,这几天越发急躁了!」

王陵想起这几天属下的报告,叹了口气:「盈盈委屈你了?」

「能帮峰公子练心是盈盈的福分。」那洛盈盈却是行了个江湖礼节。

话说这洛盈盈出身的百花门个个皆为容貌端庄秀丽的女子,深愔男女之道,世代以助世家子弟练心为业,在亚罗帝国根深蒂固,隐约间与帝国高层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目的关系。十几年前王陵处处留情,却终为柳莹所伤,他家里便重金请了洛盈盈师傅,这才摆脱柳莹带来的阴影。

他知道儿子竟恋上柳家女人自然又找到百花门,见王峰情根深重,百花门却是派了楚楚与盈盈两位弟子。那洛楚楚本就放荡无忌,为让王峰认识到女人本质,更是设了个圈套让王峰见到自己与多个男人欢爱,可惜王峰本就对她无情这番作为却也没有效果,之后便有了洛盈盈。

「盈盈有几分把握!」王陵问道。

「我若跟在身边,应当有九成把握,我的身材容貌不输于柳妍。即便有人用此打击峰公子,我也能保证他心神不失。」她说着盈盈一拜道:「总长,这柳妍又何尝不是峰少练心的工具,事成之后,盈盈只求能和姐姐一样成为峰少的藏品!」

「真有当年你师傅的风范。」王陵喃喃的道。

「你是说我吗?」王陵闻言一喜,转过头去,却见黑色的斗篷下一具晶莹的玉体一丝不挂,是她!

「月奴!」王陵站起来脸上露出少有的激动。他这房间里有一个除了她之外谁也不知道的密道,一定是她,一定一定是她。这个充满了神秘的女人有无数个身份,百花谷的弟子,兰芳前任总制红颜知己、国勤三处神秘的女教官,周旋于形形色色势力之间纵横捭阖,而她真是身份却始终如迷雾一般。

「我是来还债的。」女人悠悠的道:「我已经把百花宫交给同门打理了,当年,你用我练心却始终不能忘情于我,所以我这次来是来做的你藏品,从此了解这段恩怨!」

十六年前,京都戚家正值花季的大小姐失踪了,几天后人们在一栋废弃的高楼里找到她的尸体。戚家在亚罗一手遮天,老爷子更是当年整个帝国的掌权者,一时间鸡飞狗跳,一个个与戚家作对的势力被连根拔起,却不知这风暴的源头,这位戚家大小姐戚芳根本没死,而是被送去了百花谷。

戚大小姐去了出卖色相为名的百花谷,这种说法若是传出去定会让人嗤之以鼻。可事实确实如此,这百花过屹立百年不倒,靠的却是国家,每年都为亚罗输送大批人才,在世界各地提供各类情报,就连帝国头号军事长官的内卫也全出自

此处。

戚大小姐被送去百花谷,经过几年精心培养,才情色相堪称一流,床第功夫更是让男人流连忘返,当她再出现在世人面前时便有了一个新名字——月奴。

「师傅,你忍心丢下盈盈吗?」

「你这又何苦!」

「我这次从百花谷来,一直是这身打扮,一路上对男人有求必应!」她掀开斗篷露出一头乌黑的长发,见王陵脸上一阵抽动不由的叹了口气:「看来,你真的忘不了我!」

「盈盈,你过来!」戚薇朝盈盈挥挥手。

「是,师傅。」那盈盈小心翼翼的走到两人中间,暗自想,师傅定时和峰少父亲当年有些恩怨。

「我这徒弟怎么样?」戚薇轻轻一笑,露出万般风情。

「单论容貌,比年当年也毫不逊色!」王陵赞道。却听那她道:「盈盈,把衣服脱了,让雇主看看你的身材?」

「我不是这个意思?」王陵暗道她如今行事仍是出人意表,忙出言解释道,他虽风流却也有原则,这盈盈他心里已经许给了儿子王峰,怎么能和自家孩子抢女人。

「师傅,他是峰少的父亲!」盈盈看了看尴尬的王陵,又看了看一脸寒霜的师傅,小声辩解道。

「正因为他是王峰的父亲,脱!」戚薇声音丝毫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盈盈自是满心的委屈——自小到大,师傅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严厉过。她从来不敢违背师傅的意思,竟是真的悉悉索索的开始脱衣服。

见洛盈盈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减少,王陵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她充满了青春与活力的胴体仿佛充满了无尽的诱惑,一对洁白的玉女峰下,平坦的腹部如光滑的缎子,两条修长的美腿由于羞涩紧紧的夹着,那一丛黑色的耻毛若隐若现,却是比一览无遗更加了几分诱惑。

「师傅!」盈盈轻声叫道,在王峰父亲面前赤裸着身体让她感到无比羞耻,暗自希望这样就结束了,可她丝毫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

「峰郎,你想不想尝尝我这徒弟的滋味!」戚薇轻轻捻起徒弟胸前一点诱人的嫣红,一只手伸到她胯下熟练的找到那颗晶莹剔透的红豆:「她那里可是一个妙处!」

「月奴,你不要为难她了。」王陵道。

「我自有道理!」戚薇横了他一眼:「你若不做,我找其他男人去。」

王陵本就不是个迂腐的人,略一思索却也明白了其中缘故,只道:「她一个可不行!」

戚薇听他这般说点了点头:「好了,今天就让我们师徒两个一起伺候总长大人。」说着也脱掉斗篷,把一具丰腴的躯体暴露在男人面前,她今年三十出头,保养得当,竟是看起来比二十五六岁的女人还要年轻,却是更多出一些成熟的魅力来。师徒二人一个丰满迷人,一个青春靓丽,两具雪白的躯体交相辉映,却已经把王陵晃花了眼。

戚薇把羞答答的盈盈推到王陵面前,自己从后面抱住徒弟丰满成熟的肉体贴在她身后尽情研磨。王陵也不客气尽情洛盈盈赤裸的身体,她先入为主的认为这是儿子的女人,玩起来却别有一番滋味。

被两人这般玩了一会,那盈盈早已娇喘连连,下体玉液横流。戚薇见时机已到,把她半推半就的带到沙发上,从后面抱着她双手分开她两条大腿,只把一个粉嫩的玉穴展露在王陵面前。

「痴儿,怕是到现在为止除了王峰你还没让别的男人碰过吧!」师傅的话响在耳边让盈盈如遭雷击,却见峰少的父亲已然脱了个精光,那丝毫不亚于儿子的龙枪正对着自己从未被其他男人开发过的宝穴,龙头轻抬叩开玉门,噗的一声竟是一插到底。

他是峰少的父亲,男人的肉棒插在体内,羞耻与兴奋混杂着,盈盈只觉得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微妙情愫在心中蔓延,这是和王峰欢好时从未有过的。王陵只感觉她那处紧窄异常,又念着她的儿子的女人,竟是觉得比操其他女人更加让人兴奋。两人目光相接,登时心意相通,竟是越发默契起来。那月奴是情场老手,怎么不晓得两人此时的心境,轻笑了一声从后面抱住王陵身体,成熟的肉体尽显挑逗之能。

一个是旧情难忘,一个是奸情正浓,师徒二人皆是个中高手,兼之配合默契,两人使尽了浑身解数,让王陵这次尽享齐人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