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规

第五章:月奴之死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0:03:4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虽是如此,月奴却并未忘记自己的目的,两人虽不愿意却拗不过她,最后只得决定次日处决她。

王陵的收藏室,玻璃橱窗里,一个个雪白的肉体摆放成各种撩人的摸样二十几个藏品生前无一不是百里挑一的美女,此时却静静的摆在橱窗里。大厅中央,月奴双手反绑着,娇艳的红唇被黑色的口塞堵住,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开跪在地上,黑色斗篷下雪白的肉体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诱人的光彩。傲人的玉峰在灯光的照射下更显得晶莹剔透,那神秘黝黑的耻毛之下,一根电动阴茎插在她肥美的尻穴里不停的发出嗡嗡的噪音,随着时间流逝,爱液一滴滴从她玉洞滴下,随着时间流逝,在她双腿之间汇集成一个小小的水洼。

吱呀一声门开了,一身笔挺军装的王陵身后,罩在黑色斗篷下的女人峰恋叠嶂一览无遗,雪白的肉体在黑色的衬托下竟是说不出的妖艳,如果王峰在此,一定会认出她竟是洛盈盈。

洛盈盈掀开戚薇身上的斗篷,那成熟淫荡的肉体更是在灯光的照耀下一览无遗,仿佛一件精心准备的礼品一般。那盈盈轻轻托起戚薇的下巴,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一般,而身为师傅的戚薇也柔顺的扬起脑袋——仿佛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

两人这般对视了一会,洛盈盈取下戚薇嘴里的口塞,分开两腿站在戚薇面前,后者则是把一张美艳的脸凑到她胯下如母狗般舔舐起来。这香艳的一幕让王陵目瞪口呆,只见那月奴双手被捆在背后,一张脸埋在徒弟浓密的耻毛中,样子说不出的淫荡,片刻之后,那洛盈盈竟是把一股浓浓的爱液全浇在她迷人的脸上。王陵看的心痒难耐,抽出肉棒肉棒插在戚薇嘴巴里抽送起来,因为双手被缚在身后

不能动,戚薇那颗往日高傲的脑袋只得尽力扬起,让他直插进喉管里,只见龙枪翻飞,从她娇艳的红唇间带出一股股白色的泡沫来,端是香艳异常。

这般玩过以后,洛盈盈把戚薇扶起来仰放在一个一米高的台子上,两条大腿淫荡的向两边分开,只把一个湿淋淋的玉户呈现在王陵面前,这才恭恭敬敬的跪在一边道:「我们百花谷的经验,女人处决前尤为敏感,她在这里跪着熬了两个小时,正是上不来下不去,这时候操起来格外带劲。」

话说戚薇出道以来经历男人无数,各种玩法皆都尝试过,比这还要羞人的姿势也不知摆了多少次,却是那一次都比不过今天。十几年来,经历无数男人的耕耘,兼之百花谷的秘方,她尻穴却与其他女人相比更加肥美。那肥嫩的美鲍向外鼓起,呼吸般一张一合的向外吐着蜜汁,只是轻轻一翻,一个鲜红的肉洞便迫不及待展露出来。

王陵顿觉一股邪火上涌,翻开她鲜红的花瓣,对准那汁水淋漓的肉穴插了进去,龙枪大开大合次次都直抵花心。戚薇几个小时的煎熬,穴里早已瘙痒难耐,更是竭尽所能的配合。但见两人交合处,玉液横飞,花汁乱溅,狰狞的肉棒被那肉壁包裹着,时时带出鲜红的嫩肉来。那戚薇更是一身的欲火全被王陵抽出来,越发放荡形骸,两人大战了半个小时不知换了多少个姿势,这才鸣金收兵。

几番风雨之后,戚大小姐终于迎来她最后一刻,双手反绑着站方凳上,黑色的绞索套在她雪白的脖颈上,脸上仍带着刚刚激情留下的红晕,两颗丰满的酥乳在胸前勾勒出一个美妙的弧度,诱人的玉穴敞开着,一丝丝白色的精液挂在她两条雪白的大腿之间。三十几年来一幕幕仿佛在眼前回放,她眼角不知不觉的湿润了。

那绞架对面,王陵静静的望着这个让他一直不能忘怀的女人,此刻,笼罩在她身上的神秘与骄傲已彻底散去,剩下的只有一具放荡性感的肉体。

「百花谷第16代谷主月奴,原名戚薇……」洛盈盈把戚薇生平尽数报出,似乎在宣判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这月奴生性淫邪放荡,今日得此结果也是她的福分,还请总长尽情观赏。」

「不!」那戚薇忽然生出一股生的留恋,可此刻已经无法挽回。脚下的凳子已被抽掉,突然间失去重心,她的身体猛的向下一坠,黑色的绞索瞬间勒住她雪白的脖颈,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剧烈的窒息。重力的作用下,她性感的肉体瞬时间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突然击中,胸前两颗饱满的玉兔猛的晃动着让人眼花,那两条雪白的大腿条件反射似的踢蹬起来。

从现在开始,无论是戚家大小姐还是月奴已经不存在了,剩下的仅有绞索上一具美艳的肉体。成熟性感的肉体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在欲望之间挣扎着,用最后的生命谱写出一段香艳的终章。

窒息让她本就淫贱的身体越发敏感起来,一阵阵空虚从下体传来,她那雪白的身体渐渐泛起红晕,反绑在身后的胳膊拼命挣扎,那两条浑圆结实的大腿如欲求不满的张开来上下踢蹬,敞开的玉穴里一股股爱液止不住的飞溅而出。

这百花谷的女人本就是为达官贵人训练的,基于他们的爱好,死亡表演也必不可少,初始的惊慌之后戚薇身体本能按照平日里训练的那般舞动起来。只见她雪白的身体时而战栗时而摇摆,性感结实的腰肢充满了弹性,两条雪白的美腿即像无意识的踢蹬又仿佛舞蹈般尽显诱惑,那暴露在空气中的美穴时不时的喷出一股浓浓的爱液来。

绞架下却又是一番淫靡的景象,只见那洛盈盈跪在王陵面前,那布满青筋的龙枪在她娇艳的红唇间杀进杀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绞索上的戚薇的肉体依然继续香艳着表演,她的空中舞步却已经力不从心了,雪白的身体自发的战栗起来,玉腿无意识的分开来把一个鲜嫩动人的美穴彻底暴露在空气中。

王陵享受着洛盈盈的服务,拿起一个黑色的遥控器轻轻一按,绞架上的女人身体在绞索的拉力下升起一米多,紧接着,一根闪着寒光的穿刺杆缓缓升起正好捅进她敞开的美穴里。戚薇的身体颤栗起来,这种由她设计的处决方式她是再清楚不过的——捅进她下体的金属杆给她带来久违的充实的同时也是致命的。

她拼命的挣扎着想摆脱那东西却一点作用也没有,是时候了,她认命的尽量扬起脖子。

「月奴,以后每次我这样处决女人都会想起你,再见了!」王陵按下红的按钮,戚薇脖子上的绞索突然然断开,她妙曼的身体在重力的作用下向下坠去,锋利的金属杆摧枯拉朽般戳顺着阴道戳破她娇嫩的内脏、穿过喉管、从那娇艳的红唇中露出。

忽然间被贯穿,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贯穿了她的身体,成熟性感的肉体不知疲倦的在穿刺杆上疯狂的蠕动,而此时,绞架旁边,两具赤裸的肉体纠缠在一起,尽情的释放着心中的淫欲。

山北,夜幕已悄悄降临,一座豪华的会所里,一个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穿着暴露服饰,男人们搂着女伴不时上下其手,更有的公然伸进女人衣内,淫靡的音乐与女人娇笑声,一声声动人心魄的喘息声激起人们最原始的欲望。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会所的中央,一个相貌清秀的女子蹲在地上,嘴里含着根男人的肉棒羞涩的吞吐着,只见上身一件真空的低胸装,深深的V字形开口一直到耻骨上方,两颗浑圆的乳球几乎露出大半个,如缎子般光滑的脊背完全裸露在外面,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出诱人的光彩,更让人疯狂的是她那连体的裙子竟是堪堪直到大腿根部,一对修长的美腿毫无掩饰的暴露在所有人眼中。

「这妞真正点!」一个流里流气的男人道,和这里浓妆艳抹的女人不同,跪在地上的女人虽是不着粉黛,清丽中透出一股淡淡的英气,她晚上一出现便把其他女人全部都比下去了。

「听说是刚哥从部队找来的,姓柳,现在是一位司令长官的「私人秘书」!」

穿着西装的男人露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笑容!

两人说话间,女人正在口交的男人忽然抓住她漂亮的脑袋狠命的套弄起来,猩红的肉棒每一次都直插到底,那女人嘴里呜咽着,雪白的泡沫顺着她精致的嘴角淌下,样子说不出的淫荡。

「甘哥!干的好!」

「干死这骚货!」有人大声叫道。

男人在女人嘴巴里抽插了十几下,终是忍不住把一股浓浓的精液全部射在她俏丽的脸上。这「甘哥」却是个身材壮硕的男人,受到众人的追捧淫兴大发,竟是把女人拉起来,一把扯下她薄薄的低胸装,出乎所有人意料,这看起来清丽的女人里面居然什么都没穿,赤裸的肉体暴露在众人面前。

那粉雕玉琢般的玉体让所有人心中为窒息,进而是赤裸裸的欲望。从被扯下衣服的那刻起,柳妍就知道今晚说什么也不能善了了,她禁不住向远处带她来男人看去,他正专注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交谈着,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处境。

「老李,这个女人周少会不会喜欢!」刘刚和那个叫老李的男人碰了一杯道。

「周少他正为今年的世界巡回展发愁,这样的展品我想他一定不会拒绝的!」

老李看了看那边已经被按到地上的女人也忍不住一阵心动:「你从哪里找来这样的极品?」

刘刚哪能不明白她言外之意:「找个机会,让她单独伺候你,她床上功夫厉害着呢,包你满意!」

大厅中央,女人耻辱的分开双腿趴在地板上,那甘哥却也脱了个精光。只见他半跨在女人身上,二十厘米长的大鸡吧从她后面闯入,每一次都直插到底。女人纤细的腰肢仿佛要被压断一般,她眉头轻皱,忍着即将脱口的呻吟,两只晶莹的玉臂轻轻战栗,那浑圆的乳球更耻辱的随着男人的抽送摇摆着,几个早就心痒难耐的男人掏出肉棒轮流插进她樱唇中。

你们几个瞧好了,那甘哥操道兴起时竟是把柳妍一条大腿侧举起来,让她如公狗撒尿一般,顿时两人交合处淫荡的景象全落入围观的众人眼中,只见女人浓密的耻毛下,狰狞的巨龙把一个春水盈盈的宝穴插的淫水飞溅。

甘哥、成哥、李哥……,柳妍已经记不清多少男人上过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被弄丢了多少次,当众人散去,只留下赤身裸体的仰躺在地上,仿佛死了一般。

王峰一遍遍拨着那个熟悉的号码,除了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接到匆匆的挂了电话之外,得到的结果却全是对方无应答,这时,他的门被敲响了。

「是你!」王峰打开门,门外俏生生站着的赫然是洛盈盈:「怎么,晚上又睡不着了?」——第一天她就是用这个借口留在这里的。

洛盈盈顺手带上门:「今天心里很烦。」她看了看王峰手中的移动电话:「你又在打电话了!」

「一晚上没打通!」王峰讪讪的道:「我本来像告诉她我们下个月到达的大致时间!」

洛盈盈嫣然一笑:「女人这个时候不接电话多半是因为忙的顾不得,比如说,做爱!你最近是不是晚上很少能打通她电话!」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王峰根本不相信她的话。

「因为我姐姐以前有好多男朋友,我经常帮她圆谎!」

洛盈盈这些天每天都会来找他,只是今天比较晚罢了,两人很快在床上赤裸相对,王峰才把她抱在怀里把玩了一会,正要提枪上马却听她道:「我昨晚没来是因为和一个老男人上床,今天也是!」

王峰闻言微微一愣却又笑着捏着她尖尖的鼻子道:「你不是还要把小李他们也弄上床吗?差点吓我一跳!」显然是没有相信她的话。这一夜两人又是一番恩爱,唯一的不同是王峰感觉洛盈盈似乎不一样了,究竟是如何不一样却也说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