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规

第六章:士气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0:04:2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对王峰来说,接下来的日子是充实的,这次比武他势在必得,整个特战处都憋足了劲,作为教官的他更是每天都下连队。

在亚罗帝国军方有一个叫美女死亡营的特殊编制,之所以叫这个名字,除了营地里清一色美女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它的死亡率。这个营地自建立之初便只有两个目的:一则为军队中各种对抗比赛提供目标,二则为帝国最神秘的凤翔战队提供新鲜血液。每年有95% 女人死在军队中各式各样的在对抗比武与演习中,那剩下来女人的在竞技场经过一次次对抗杀戮,最终千分之一的胜利者才能摆脱死亡的命运,进入帝国最神秘的凤翔战队。

而她们的尸体往往被被胜利者收藏起来成为炫耀的资本,王陵的收藏中便有三个出身死亡营的女兵。

高的离奇的死亡率让死亡营的成员有百分之六十以上是违反军规的女兵,余下的百分之四十则出于是自愿报名。说起来也奇怪,虽说如此残酷,每年仍有许多人女人前来报名,其中以帝国各世家的女子尤为多,单单山南的死亡营便有几十个这样的世家女子。如小时候和王峰「青梅竹马」的赵艳儿,堂姐王芳,她们虽然有显赫的身份,进入死亡营却要凭自己本事。几年前的特种兵比武中,当时首席长官的孙女周若烟便是在「杀戮都市」的对抗中被砍下脑袋,她穿刺在一根木棍上的无头尸体至今仍陈列在美女死亡营的招考处,时时提醒来报名的考生,死亡离她们近在咫尺。

事实上,亚罗帝国神秘的死亡营在世界上也是鼎鼎有名的,每年都有不少国家女人慕名前来报名,最著名的当属亚美联合众国的作家刘欣茹,她的《我的死亡之旅》以自传体的形式记录了在死亡营的经历,但这个女人也没逃过死亡的命运,在一次极限对抗中被几个特种兵开膛破肚做成特殊的「干粮」。之后,她这本书改编的影视作品多次搬上荧屏,为了噱头,每部电影的女主角都在拍摄中真实的杀死。或许是因为影视作品的影响,近些年报名参加死亡营的外国人越来越

多了,为此,军方特地在死亡营里划出一个外籍军团。

这不,王峰刚刚从死亡营以对抗的名义带出是个女人,让他哭笑不得是,为了讨好自己,那个负责的军官居然让她们脱下军装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清一色的齐逼短裤短裙,二十条美腿晃的人眼花。说起来,这里面还有他的熟人,那个走在最前面的孙蓉蓉的原本是参谋本部的秘书,她一张脸长得楚楚动人,最是男人看到就能生出保护欲的女人。进入死亡营之前,她在参谋部部好过的男军官不计其数,就连王峰也曾与她有过一夕之欢。

特战大队十位被挑选出来的精英笔直的站在王峰面前,似乎对眼前的美景视而不见。

王峰对他们的表现很满意:「特战队的精英们,今天是你们参加比赛前最后一次考验。」他说着回头在这些女人身上扫过一遍:「站在你们面前的死亡营的女兵,她们精通格斗刺杀之术,身上的每一个器官都可能成为可怕的武器,你们的任务是杀死她们!听到了没!」

「听到了!」

「你们的任务是什么!」

「杀死她们!」特种兵的眼中似乎发出一阵阵慑人的绿光,仿佛见到了食物的狼群。一排十个隔音室大门黝黑的大门打开来,士兵们和他们的目标逐对走进去。

「王副处长,你把我们领到这里难道就是为了给这些新兵蛋子开荤!」那孙蓉蓉却是留在最后,在王峰面前摆了个诱人的姿势。

「他们是特战队的精英!不是新兵蛋子!」王峰纠正道:「今天的目的只是让他们见见血,他们如果连你们都杀不了,就不用去参加比武了!」

「我想,他们中间有一个已经淘汰出局了!」孙蓉蓉嘴角轻轻翘起,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却是在王峰面前一件件把衣服脱了个精光,后者登时明白她在死亡营中接受了什么训练——比之几个月前她的技巧似乎更成熟了!

「我如果是你,就不会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王峰望着她赤裸的背影道。

同样的一幕也出现在其他军区,山北,柳妍望着训练场中央倒吊着的十具凹凸有致的肉体,一种莫名的冲动在身体里激荡,她们刚刚还是十个身上洋溢女性魅力的鲜活的生命。炙热的灯光照在她们雪白的肉体上显得越发晶莹剔透,鲜红的血液一滴滴从她们断开的脖颈中滴下,那触目惊心的嫣红给静静的训练场增添了几分诡异的妖艳。

十个特种兵身体站的笔直,贪婪的目光在教官身边赤裸的女人身上巡游,黑色的面具遮住她大部分容颜,可露在外面的尖尖的下巴和精致的鼻子仍让人眼睛一亮,饱满的乳房纤细的腰肢,那雪白的脖颈上一个黑色的项圈让战士们狂野的心蠢蠢欲动。

在这些人毫无掩饰的目光中,诱人的粉红色在柳妍赤裸的身体上蔓延,今天早上她便被招到特种作战处,从军部到美女死亡营,再到特种兵驻地,一路上她便一直这番打扮,虽然面具遮住了容貌,她依然在路人惊奇的目光下无地自容,也不知道丢了多少次。

「你们是不是以为自己很厉害!」和柳妍在军官俱乐部有过几次水露姻缘的队长大声训斥道:「你们杀了这些女人,玩弄了她们的肉体,就觉得满足了!」

特种兵们一声不吭,在队长的训斥下一阵阵凉意从脚底传来。

「那我来告诉你们,你们杀死的这些女人都是渣,你们也是渣!」那队长说着摘下柳妍脸上的面具。

「柳少校!」

「是参谋总长的女儿柳妍!」两个大兵忍不住惊呼道,柳妍父亲来特种兵驻地视察的时候曾经带女儿,这些大兵头大多远远的见过这位天之娇女。几个特种兵的呼吸急促起来。

「和她比起来,你们刚刚玩过的女人都是渣!」那队长咆哮道:「你们也都是渣!」

他一把将柳妍拉到身前,两只手熟练的攀上她高耸的玉女峰:「再高贵的女人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她都会乖乖的在你怀里任你把玩。」似乎为了印证他的话,那柳妍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两条雪白的大腿猛的张开,一股浓浓的花露在她身前划出一个淫荡的弧线。

「只要有足够的实力,你就可以让她臣服在你胯下,甚至处死她,把她变成你的藏品。」队长说着掏出自己早已坚挺如铁的鸡巴分开柳妍浑圆的双腿,从她后面破门而入。在这种场合下当着十几个大兵头的面被操穴,无边的羞耻让女人闭上眼睛,偏生身体耻辱的兴奋起来。

那些粗陋的大兵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只见那美的冒泡的柳妍少校双腿淫荡的叉开,两只雪白的胳膊被队长从后面捉住,充满了诱惑的小蛮腰弯成一个让人疯狂的弧度,让人嗓门发干的身体微微向前倾,一对雪白的奶子在一次次冲击中颤栗,猩红的乳头上下跳动晃得人眼花。却是有人把目光移到女人下体,诱人的耻毛下,柳妍少校那一个肥美的尻穴被一根大鸟插的淫水飞溅……

「十几年前,我亲眼看着她姑姑刘莹被处死,无头的尸体用现在这个姿势和一位京都军区的公子哥搞了五分钟才死透!」柳妍没有想到他竟然知道这等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秘闻,顿时把姑姑的形象仿佛和自己重合起来,一种从未有过的悸动从内心深处升起。「那时候,我和你们一样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大头兵,现在我却能在你们面前操柳家的长女。」

那队长说着大鸡吧狠狠的插了几下,那美丽的柳妍少校仿佛被射中一般,身体猛地颤栗起来,。

「你们看到没,这才是极品的女人。」他说着抽出鸡巴来,一股白色的液体从她敞开的尻穴里喷涌而出。那队长把她软软的身体丢在地上,分开她雪白的大腿,肮脏的军靴踩着她向外冒着白浆的骚穴上:「现在,你们想要什么!」

那些特种兵本就是嗜血之辈,顿时大声叫道:「实力!」

「你们很好!那么这次比武!」

「山北必胜!」一群大兵嗷嗷叫道。

「队长,这女人这么骚,砍头那会操起来肯定有味道,说不定比她姑姑还要棒,您要不要向上级申请下,我们也好饱饱眼福。」一个黑黑的大头兵道。

那队长听了这话笑骂道:「打这主意的人多了,哪能轮到我,不过到时候领大家一起到刑房看看也可以!」

「少则一个月,多则半年!」那队长看着手下色与神授的样子禁不住来气。

听他们竟是说到要处决自己,一阵阵纷乱的想法在柳妍脑海中接踵而至:刚刚被斩首还在和男人欢爱,耻辱的挂在军区门,像一件观赏品一般陈列在玻璃窗里。她耻辱的发现,自己竟是有些渴望。

「你们这群小子合老子口味,我不妨告诉你们的秘密!今天我在这里操的柳妍少校便是山南特战大队总教官王峰的女人!」那队说着狠狠的在她私处踩了几下:「是不是啊,柳妍少校!」

那柳虽说现在伏在地上,仍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加上那踩在她下体的军靴,一股难言的羞愤中,下体竟是又喷出一大泡爱液来。

大头兵们见她如此竟是又嗷嗷大叫道:「干掉山南,操死山南的女人。」

队长见他们如此上道,知道自己激将法已起了作用,该是给点甜头的时候了:「今天就让你们操死这个女人,我三个小时后过来带她走,你们把嘴巴放紧点今天的事情一点也不许向外透露,若是我听到了半点风声!」队长的威胁让一群大兵不寒而栗。

「山南必胜!」王峰不知自己深爱的女人此时正在被一群大兵轮奸,满意的看着这些即将参加对抗赛的士兵们,他们没有辜负自己的期望,全部通过了考验。

回想起两个小时时间格斗室门一个个打开的情形,他的身体也禁不住有些冲动。

出乎所有人意料,第一个打开的大门是大勇的,他手里提着一颗仍在滴血的人头,格斗室里,孙蓉蓉撅着淫荡的大屁股趴在地上,两只雪白的乳峰耻辱的贴在地上,一股浑浊的精液顺着她敞开的小穴流淌下来。

至于他的解释,一脸憨厚的大勇满是委屈的道:「孙中尉一进来就要和大勇好,好就好呗,她还要暗算俺,俺一怒之下就把她脑袋割了!」他憨厚的样子让人想起特战队的传言——郝大勇这吃货最喜欢扮猪吃虎了。

没想到孙蓉蓉这个女人却是在阴沟里翻了船,他想起她刚才赤裸裸的蔑视,王峰也禁不住想恶搞一把:「你把孙中尉尸体整出来,按我的要求重新安顿一下!」

「教官,你有相机吗?」

「你这吃货要相机干嘛!」

「我想给她留个影,这可是俺第一个女人,俺还想和她再好一次!」

「自己去勤务室小张那里领!」王峰笑骂道:「顺便背十个穿刺杆回来!」

「我的神啊,教官你太狠了,这是要压死俺!」那郝大勇办事却也利索,不一会便背了十个回来,又去刚才那个格斗室里捣鼓了二十分钟这才抱着孙蓉蓉无头的艳尸走出来。

他见那整整齐齐插在地上的穿刺杆登时眼前一亮,举起怀里女人无头的艳尸,把她一个狼藉的尻穴对准了那穿刺杆向下一按,参谋部素有艳名的孙蓉蓉登时被刺了个穿,亮晶晶的尖端从她断颈中露出来。

特种兵们一个个都完成了今天的试炼,十个女人或开膛破肚,或断手断脚,最惨的一个死后还被那家伙一脚踩到肚子上,一大堆花花绿绿的肠子从她私处冒吊在她性感的身体下。

有了孙蓉蓉做榜样,他们也把女人的尸体抬起来整整齐齐的插在穿刺杆上。

「士兵们,你们成功的完成了今天的任务,由一个菜鸟彻底成长为一个合格的特种兵。」王峰说到这里顿了顿:「我们首先应该感谢的是死亡营的姐妹们,没有她们的帮助,你们那能这么容易成长起来!」

「敬礼!」

十个神色肃穆的特种兵面向一排穿刺杆的尸体举起右手,对他们度多数人来说,那上面的也是他们生命中第一个女人。郝大勇的眼里,孙蓉蓉那淫荡的身体此时也变的圣洁起来……

今晚特战大队可以开一次洋荤了,炊事班的的老刘望着炭火上十具翻滚着的肉体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