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规

第七章:女奴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0:04:5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一间白色的卧房里,两具赤裸的肉体纠缠在一起,男人喘息女人的呻吟,肉体碰撞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淫靡的气氛让人禁不住脸红心跳。此时床上的一对男女正摆着老汉推车式,男人抓住女人纤细的腰肢,粗壮的男根在她宝穴里奋力抽送,次次直抵花心,只插的女人依依呀呀的浪叫声不断。

这两人正是王陵与洛盈盈,自从那天处决了月奴之后,他这个「老公公」越发迷恋起洛盈盈的肉体来,洛盈盈却也有求必应,也是中意这种偷情般的快感。

「真舍不得让你陪峰儿一起去山北!」两人云收雨散,王陵一手握住盈盈尖翘的奶子把玩,禁不住想起第一次把玩时她羞涩的摸样。

洛盈盈娇声道:「我若不去,你儿子十有八九要被人算计,那个叫柳妍的女人八成已经和其他男人好上了,他却偏偏不信!」

「那骚货,现在至少与三个男人有染,其中一个还是我的老对头!」王陵狠狠的道。

两人却不知,她们嘴里的骚货岂止和三个男人有染。此刻,她赤裸的站在一扇巨大的穿衣镜前,双手在背部交叉,一对尖翘的酥乳在胸前轻轻跳动,刘刚站在她身后,手里一根长长的麻绳在她饱满的胸部又绕了一道。

「为什么要绕这么多圈?」

「你乳房漂亮,这样看起来更突出一些!」刘刚道,每次替这个女人上绑,他都有种惊艳的感觉。

「你知道吗,我现在觉得你就像一个拉皮条的。」柳妍甩了甩一头长发道,这些日子,两人真的过上了「夫妻」一般的生活,而那位钱司令每隔几天就要光临一次这位女秘书的「家」。

今天他一拿出绳子,柳妍就知道自己这位「人妻」今晚怕是又要同时伺候两个男人了。

「你这样是要受惩罚的!」粗糙的麻绳在柳妍胸口称Y形交叉起来,几道醒目的麻绳把她本就饱满的胸部挤的越发突出来。刘刚抓住她束缚在身后的手臂,分开她浑圆的双腿,胯下的凶器从后面挤了进去。

没有任何前戏,柳妍阴道有些干燥,那肉棒插了一半却是怎么也插不进去了。

「今天!」刘刚说到这里停了一下:「钱司令来是和我商量什么时候给你下处决通知书!」

「那是什么!」虽然她已经猜到了,可还是不敢相信。白天那队长的话在她耳边浮现,短则一个月长则半年,自己的身体难道也要挂在军区门口。身体深处,一股熟悉的热流升起,爱液悄悄的沾湿了花径,刘刚顺势向前一顶,那东西便齐根没入:「你好像很兴奋!」

「可我没有犯军规!」她颤抖着道。

「你会的,只要我们愿意,你随时可以犯,军规只是一个幌子而已!」

柳妍心中心中转过千般念头,父亲在这件事上一直保持沉默,他们确实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她不屑于向这个男人求饶,就算自己放下身段百般恳求,结果恐怕都是一样的。

却听身后的刘刚道:「你难道不知道成为军区司令员的私人女秘书意味着什么!」柳妍这才想起自己的前任们,她们无一例外都因触犯军规而亡。

「你想怎么处决我!」柳妍定了定神,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像往常一样主动配合起刘刚的动作来。

「这个我也不知道,多数长官喜欢斩首,因为女人脑袋刚砍下来的时候尸体和男人做爱很疯狂,其中有以你们柳家的女人为最。不过也说不准是腰斩,你知道,处以这种刑罚女人一时半会不会死,前些日子生命科学院的专家研制出一种植入通信芯片,只要把两片相同频率的芯片植入人体脊柱的这两个地方。」他说着在柳妍脊柱划过:「大致就是这里,腰斩后尚未死绝的女人可以控制自己的下体和男人做爱——运气好的话你可以看到这样的例子也说不定。」

「还有绞刑,很多长官都喜欢,因为女人在受刑的同时可以和他们做爱,而且体验也不错。除此之外还有电刑、枪决、锯床等等。」他忽然沉默了一会,肉棒在柳妍体内卖力抽送起来:「其实我更喜欢电锯,我一直在想象你的的身体从这里切成两半的样子,她一定很性感!」

他的手顺着柳妍光滑脊柱滑下:「或者,你无头的尸体我们现在这个姿势和男人做爱,我已经等不及了,宝贝,我想你也是吧!」

「如果,」柳妍喃喃的道,她此时已经分不清现实与虚幻:「如果我无头的尸体被拿来示众,你觉得那种方式更好!」

刘刚暗想这女人果然是愿意被处决的,登时越发兴奋起来:「就从下面插进去,把你刺个对穿。」

「不要!」那柳妍沉浸在幻想当中,只感觉刘刚那又粗又大的东西仿佛变成一根穿刺杆,生生要把自己的身体刺穿了。

「妍儿要被刺穿了。」她迷人的身体向前一挺,花房收缩着把一股尽数浇在阴精浇在刘刚那大龟头上。

王峰坐在沙发上,看着洛盈盈从旅行箱一件件拿出她所说的「必需品」:麻绳、皮鞭、菱形的束缚带、塞口球、橡胶头套、蜡烛、脘肠器、跳蛋、电动按摩棒。

「为什么要准备这些?」

「你不觉得,以自己的身份没有一个女奴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洛盈盈似乎对此很在意。

「可我现在也很好啊!」王峰不以为然的道。

「我说峰哥哥,那是因为你在山南,有你老爹罩着,哪个敢找你麻烦。」她说着竟是脸上露出一丝红晕:「我听说你爹的老对头也在山北!」

「是世交!」王峰纠正道。

「是世交,我的好哥哥!当年若不是他在你爹后面捅一刀,你家早在京都了。」

王钱两家虽说明争暗斗却维持着表面的和睦,他这次去山北少不了要拜会这个世叔。却见那洛盈盈已经浑身上下脱的只剩下一条白色的吊带丝袜和透明的小内内,她又从包里翻出一个带着根铁链黑色的项圈套在自己脖子上,拿起一个锃亮的手铐来从后面把自己铐起来。

「你说的女奴该不会是你自己吧!」王峰惊道,着许久相处,王峰对这个处处为自己着想的女人已生出好感来,道:「快把手铐打开!」

「遭了,我把钥匙忘在家里了!」洛盈盈嘴里这么说,脸上露出一丝奸计得逞的笑容,心中却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本小姐好心给你做女奴,你好挑三拣四的,真是虎父犬子。

那王峰却是再看了盈盈几眼,她双手被铐在身后,一对傲人的乳房朝天而立,颤巍巍的煞是动人。白色的丝袜配上被爱液沾湿了的透明小内裤,加之一条银色的狗链垂在她两腿之间,那样子竟是说不出的诱人。

「峰哥哥,若嫌我吵可以把那个口塞给我戴上。」她说着竟是吃吃的笑起来。

一句话引发了王峰的欲火,迫不及待把她抱上床,健壮的身体狠狠的压了上去,却听身下的女人道:「傻哥哥,我穿成这样,要从后面操才带劲……」

「这就是女奴吗?」王峰从后面进入盈盈的身体,只见她那性感的大屁股淫荡的高高翘起,两条松紧带系在白色的裤袜带上,透明的小内裤中央竟是开着一条长缝!

一张白色的双人大床上,一个真正的女奴正夹在两个男人中间,下体两个洞穴插着两根又粗又壮的肉棒,她双手被束缚在身后,粗糙的麻绳绑住她双臂的同时在胸前组成一个Y字形,两条雪白大腿被正对面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托住,凹凸有致的玉体随着两只肉棒的抽查上下摆动,两颗雪白的玉兔在男人面前不知疲倦跳动。

这女人正是柳妍,那五十多岁的男人不是钱司令又是谁。她虽经常伺候刘刚和钱司令,但大多是前后夹击,像这般双龙入洞却是尚未玩过,却是只觉得被那两根肉棒插的魂也丢了,一脸的娇羞背后却是盼着那东西更深点更狠点。

「这女人是否能如周少的法眼。」

「老李已经给我打了包票。」刘刚说着顿了顿:「不过周少习惯先看看货!」

这两人却是一起玩女人久了,两根竟是肉棒同进同出,把柳妍一个插的汁水淋漓。只见她满脸嫣红,诱人的红唇无力的张开,晶莹的唾液顺着雪白的乳房淌下,下体似乎要被那两根惊人的宝货撑爆了,半透明鲜红的肉壁包裹着狰狞的肉棒,一进一出间,一股股爱液顺着两人交合处淌出。

那钱司令见了她这番浪劲,登时又是一阵火起,毫不留情的抽送,那样子竟是要把她插爆了才甘心,上行下效,插在女人后庭的的刘刚也随即加大了力度。

柳妍被他们这般前后夹击哪里还忍得住,不一会她绯红的身体便颤栗起来,修长的脖颈高高扬起,下身两个宝穴紧紧的匝住肉棒,千层百皱的甬道剧烈的收缩起来。

无尽的吸力和销魂的摩擦带来的快感如潮水般一波又一波的涌来,两个男人觉得那肉棒似乎都要被夹断了。「今天就把这骚货送上天!」那司令说着,两根龙枪同时向上一挺,一股股滚烫精液顿时尽数射进柳她媚的身体里。她的身体像是被射穿了一般登时反射似挺了起来,性感的腰肢弯成迷人的弧度,一双明亮的双眼似乎完全迷失的欲望中,娇艳的红唇无力的张开,晶唾液无意识的从嘴角淌下,淫贱的下体却仍在不知疲倦的蠕动着带给男人销魂的享受。

一辆黑色的军车消失在夜幕中,充斥着淫靡气味的卧室:白色的大床上柳妍少校叉开双腿仰躺在床上,白色精液从她敞开的爱穴里流淌而出,布满红晕的俏脸歪在一边,娇艳的红唇微微张开,精液与唾液混合物无意识的从她嘴角流出,雪白的肚皮上赫然放着一张没有注明日期的处决通知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