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规

第八章:艳儿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0:05:2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山南与山北之所以得名全赖横贯于亚罗北部的罗川山脉,重山相隔,两个军区虽然临近却因为交通问题却一直交往不多,直到几十年前亚罗在山脉的中部耗时数年修建了一条蜿蜒的铁路,这种情况才得以改观。只是由于地形复杂,平原只有四五个小时的路程要走整整十几个小时,王峰一行人选择傍晚上车,在车上休息一晚第二天正好到山北。这次他没有带洛盈盈,和柳妍在一起,这个多事女人肯定会碍手碍脚。

「教官,那边,那边……」餐车里,郝大勇结结巴巴的道。

列车刚穿过隧道,车厢里猛的一亮,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缓缓走过来,清秀的脸颊微微有点婴儿肥,尖尖的鼻子,樱桃小口。丰满迷人的身体上,一对饱满的奶子轻轻颤动。两条浑圆的美腿上裹着性感的黑色吊带丝袜,配上黑色的高跟鞋,性感腰肢和浑圆的臀部配合下,每走一步都让人感觉惊心动魄。

这样一个一丝不挂的美女却把一顶蓝色的船形军帽戴着头上,她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你是!」那女人越来越近,一种熟悉的感觉让王峰觉得这个女人他肯定认识。

「大黄蜂,连我都不认识了!」女人笑着露出两个调皮的小酒窝,那甜甜的笑容让人感觉仿佛并不是她未穿衣服,而是所有人都变成了透视眼。

「你是跟屁虫!」王峰记忆中,留着鼻涕的跟在自己后面的女孩和眼前这个女人重合起来,她是赵艳儿,是那个进了死亡营的赵艳儿。王峰从来没有想过那个小时候和自己形影不离的女孩居然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

「我进了极乐营!」赵艳儿道。

「我知道!」从她刚才的装扮王峰已经知道了,「极乐营」俗称「淫贱营」

单是入营那长达两周的「开荤」(被数不清男人轮奸)便不是普通人女人能承受的住的,活下来的女人除了基础课程之外便是每日和各式各样的男人欢爱中学习性爱技巧。每月一次她们便被派去勾引指定的男人,若是失败等待的便是在各种极乐的酷刑中死去,尸体或被人收藏或摆上餐桌。

严酷的军法下,她们抛却了女人所有的矜持,随时随地准备与异性欢爱。长久的习惯让她们即便赤裸身体也能像穿了衣服一般保持端庄的仪态,如这赵艳儿此时这般。

「这几年你是怎么过来的!」王峰柔声道,她豆蔻年华,正该是无忧无虑承欢父母膝下的年纪,却要用自己的青春与肉体换取生存的权利。他甚至不敢想象,赵艳儿这具迷人的身体竟是经受多无数男人摧残,更不敢想象她是如何男人胯下婉转娇啼的。

「开始还有些不习惯,后来便慢慢适应了。」赵艳儿说着嫣然一笑,在王峰对面坐下:「大黄蜂哥哥,艳儿现在漂亮吗?」她丽质天成,纵然不着粉黛也让人眼中一亮,配着她赤裸的身体却让人感觉一种禁忌的诱惑。「

「艳儿最漂亮的了!」王峰道,其实在这里碰到赵艳儿他是很吃惊的。

却听她道:「其实艳儿今天是奉命勾引峰哥哥的。」说到这里,她脸上现出一丝红晕来:「峰哥哥,这是艳儿第三十次任务,也是最后一次任务,你愿意和艳儿做爱吗?」

「什么?」王峰闻言一惊,抓住赵艳儿若若无骨的手道。

「今年帝国军方研究出一种新的处决方式,艳儿被选为试验品,地点就在山北。实验数据和当时的照片都会发表在内部的特刊上。」她说着咬了咬嘴唇:「一个月后,如果你见到一个穿刺杆上插着只剩下下半身的女人,那多半就是艳儿了。」

艳儿说着站起来,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妙曼的身材展露。她本是个体态丰盈的女人,极乐营根据她的身体特点制定了一番食疗标准,又经历无数男人浇灌,身体越发珠圆玉润。只见她两颗充满弹性奶子在胸前轻轻跳动,圆润的双腿之上小腹在她身体的曲线下显得微微凸起,鼓囊囊的阴阜上,黝黑的耻毛散发着无穷的诱惑,与别个女人不同,她只要两腿微微一分,从正面看上去那鼓起的阴户竟是清晰可见。

叮叮当当的响声一片,包括王峰在内所有人的呼吸都急促起来,那赵艳儿背对着王峰弯下腰,那仿佛涂满了油脂的玉户登时呈现在王峰面前,她只手熟练的翻开娇嫩的花瓣登时露出一个向外冒着爱液肉洞来。

「峰哥哥,艳儿两个洞都可以插哦!」

虽然在十几个手下面前操自小青梅竹马的女人有些荒唐,但想她这几年里怕是比这荒唐多的事情都做过,王峰也不再犹豫掏出早就涨的不像样的肉棒对准她肥嫩的尻穴插了进去。

王峰插了一会顿时觉出并不同来,赵艳儿那处看上肥嫩宽松,插进去却只感觉那蠕动着的肉壁似是匝在肉棒上一样,每一次抽送都能给他带来无与伦比的享受。却不知这赵艳儿的宝穴却是在帝国军部挂上号的,一年前她在兰芳执行任务便是为此硬是让目标活活爽死在她肚皮上,她也因此而暴露,只得撤回国内。虽是还接一些迷惑犯罪分子头目的任务,大部分时间这宝穴都是由帝国高层的长官们享用。

赵艳儿被他这样插着却也没有闲着,那嘴里不知何时又多一个不知名字军官的肉棒,她这般伺候两个男人却也游刃有余,不一会便把王峰夹的缴了枪。

「峰哥哥,这么快!」她吐出那男人的肉棒身体掉了个个,让这家伙从后面插自己,自己则刁起王峰软趴趴的肉棒吸吮起来。

从后面操她时不觉,此时见她那肥嫩的美尻竟是这么快插上了别人的肉棒,王峰一阵酸意的同时却有种莫名的兴奋,一根肉棒登时硬起来,也不怜花惜玉疯狂的在她嘴里抽插起来。

半个小时时间,王峰在她身体上已经射了好几次,赵艳儿心疼峰哥哥,约好半夜再去找他,自己却在车厢里和一众男人狂欢起来。

那王峰却也累了,不一会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也许是受到刚刚淫靡气氛的影响,睡梦中他来到一个装饰的美轮美奂的大厅中央,高高的绞架之下,一个带着水晶面具的漂亮女人不知疲倦的与十几个男人交姌着,雪白的肉体翻滚着,嘶叫着,白色的精液灌满她的尻穴。而那些男人,特种部队的战士、一起吃饭唱歌的战友甚至还有父亲,他们一个个却似乎完全把自己当成空气一般。

「当,当。」敲门声惊醒了王峰,浑身赤裸的赵艳儿双手被铐在身后,分开两条滚圆的大腿双腿跪在门前,本来整整齐齐的耻毛上沾满了白色的液体,肥美的尻穴里插着一根擀面杖粗的木棍,微微泛红的身体上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精斑。

「你这是!」

「任务期间未经当事人允许擅自与其他男人交合,峰哥哥,艳儿这是给你赔罪!」她说着小腹微微一松,木棍落下的同时,一股白色的精液从她肥美的尻穴里喷涌而出。

那赵艳儿却是去冲洗了一番洗掉身上的秽物后这才又一次敲响了王峰的门,与白天不同她此时却是说不出的温柔,两人又大战一场这才相拥而睡。却说睡梦中王峰隐隐约约又来到了那个地方,此时一场盘肠大战已毕,那女人双手被反绑在身后,雪白的肉体挂在绞架上,性感迷人的身体在半空中挣扎着,两条修长的美腿在死亡的威胁下爆发出一阵阵无助的踢蹬,一股股花露或飞溅而出或顺着她雪白的大腿淌下。

她是谁?为什么给自己如此熟悉的感觉!随着生命的流逝,她的挣扎越发无力,终在一次史无前例的爆发中成为一具挂在半空中的艳尸,赤裸的身体人们穿刺在大厅中央的尖刺上。

所有人都消失了,王峰慢慢向大厅中央走去。一具性感的女尸孤零零的穿刺在尖刺上如,银白色钢管从她下体刺入,穿过她娇艳的红唇,两条修长的大腿无力的张开,一片诱人的黝黑之下,充满爱液的尻穴被金属杆撑到最大,娇嫩的花瓣向外泛起,粉红的肉壁紧紧的包裹着银色的钢管,一股透明的液体顺着银色大钢管蜿蜒而下,王峰甚至忍不住在她那娇艳的红豆上摸了一把。如此近距离观察这个女人,浑圆尖翘的玉乳、充满弹性的腰肢还有那雪白的肚皮,无一不美到极

点,她究竟是谁?她为什么要被处死?

他揭开女人脸上精致的水晶面具,一张朝思暮想的娇艳出现在他的面前。

「不!」王峰喘着粗气坐起来,不,那不是妍儿,不是妍儿,脑门上尽是虚汗。

「峰哥哥!」丰满的玉臂从后面搂住他的身体,女人胸前的柔软紧紧贴着他坚实的后背。王峰这才重新回到现实:「刚才做了个噩梦!」

「峰哥哥,你舍得艳儿吗?」那赵艳儿紧紧抱住他健壮的身体:「从小大,峰哥哥一直宠着艳儿,让着艳儿,无论他如何看待艳儿,艳儿心始终是他的。」

王峰却没想到她竟会说出这番话来,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忍不住心中一痛:「那你为什么会去极乐营!」

那赵艳儿闭上眼睛,一行清泪顺着她脸颊淌下:「峰哥哥,或许你不明白,像我这样的女人生来注定就是给男人玩弄的!」

「艳儿,你真美!」王峰转身把找艳儿抱在怀里。

「峰哥哥,你说艳儿今天在餐厅的样子淫荡吗?」赵艳儿偎依在她怀里道,着充满诱惑的话让王峰不由的想起她第一次翘起屁股,肥美的尻穴展现在自己面前的样子。却听她继续道:「很多男人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别人操时会格外兴奋,峰哥哥也不例外哦!」

「艳儿你在说什么?」王峰板起脸来,虽然他不愿意承认,当时他确实有一种冲动。却是那艳儿凑到他耳边道:「今天,艳儿是故意的!若是哥哥喜欢,艳儿明天便让其他男人操了给哥哥看!」

「你还翻了天!」王峰把赵艳儿压在身下开始新的一轮鞭挞,似乎为了印证赵艳儿的话,他的动作粗野多了。

第二日清晨,王峰醒来时枕边的佳人已经不见了踪影。火车大概九点的样子到山北,六点多大多数官兵仍旧在梦乡中,那空旷的过道上却传来阵阵女人诱人的呻吟。顺着声音的源头望去,穿着长筒丝袜的女人被一个穿着军官服饰的男人按在墙上,黑色的长发披散在一边,浑圆的臀部微微翘起,隐约间露出的酥乳随着男人的动作上下跳动。是赵艳儿,道卫生间梳洗的王峰一眼便认出这女人的身份,却在此时,她也转过头来对着王峰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王峰忽然想起她昨晚的话,该不会是……

那男人见到有人过来登时加快了抽送频率,王峰从卫生间梳洗完出来他已从赵艳儿身体里抽出来,浑浊的液体从那敞开的尻穴里淅淅沥沥的流淌而出。

在这之后,赵艳儿便被带进了卫生间,将近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一声声充满诱惑的声音透过薄薄的车厢壁传出来,当她脸上带着诱人的绯红色穿着性感的黑色丝袜出现在人们面前时,纵然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军装,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