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规

第九章:母狗柳妍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0:06:0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山南山北两个军区一直保持一种竞争的关系,山南的精英们都憋足了劲,一到驻地,稍作休息便开始紧张的适应性训练,而王峰来到了山北军部,除了一些日常交接之外,他还要拜会那位世伯。

山北向以盛产美女著称,一个个女军官或英姿飒爽或性感迷人,让王峰尽饱眼福,唯一的遗憾是他没有联系上柳妍。

原本有序的门口一阵骚乱,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军官被两个宪兵押着由正门走进来。

「这不是总参的沈婷吗?」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军官捂着嘴巴道。

「她前些日子立了军令状要在军棋推演中拿第一,这次怕是要坐电椅了。」

「怪不得!」一个女军官酸溜溜的道,却是这沈婷这些日子抢了不少风头,想看她出丑的人也大有人在。一个长得漂亮的女人通常都会被其他女人排斥,这在任何地方都是一条不变的定律。

说起来这个沈婷和王峰算是同学,这个气质出众的女人整整比王峰高了一届,没想到转眼间两年过去,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却是在这种情况下。

军部三楼一间尽显奢华的书房里,柳妍也在窗前看着这一幕,纤细的腰肢被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从后面搂住。

「过不了多久你也会这样,你已经湿了!」男人脱下柳妍黑色的套裙,把她被爱液沾湿了的白色底裤拉到膝盖位置,壮硕的分身伸到她胯下,滚烫的龟头贴着她敏感花瓣挠的她下体瘙痒难耐。柳妍浑圆的屁股反射性的翘起来,晶莹的花露不知不觉间涂满了壮硕的龙根,一张风情万种的俏脸红的似要滴出蜜来,嘴里

叫道:「叔叔,插进去吧!妍儿受不了了!」

那钱司令见她已是动情,那宝物对准春水盈盈的玉门,轻轻一送登时叩关而入,粗壮的龙根登时没入她肥嫩的宝穴中。

王峰没来由打了个冷战,眼睛下意识的向三楼一扇落地窗望去,登时隐隐约约看到这淫靡的景象——怕又是那个长官在搞女秘书了,这种事情他也见怪不怪了。一位穿着蓝色套裙的女军官热情的接待下,他很快办完了山南特种大队的各种手续,径直走上三楼,那里有一位他必须拜访的世伯。

「长官他现在有重要的事情,你稍等一下!」秘书台空无一人,书房虚掩着,站岗小战士拦在王峰身前道。房门之后,女人时断时续的呻吟声传出来这情景不用说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世伯怕是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啊!王峰暗自想到,却是笔直的坐在接待室里,似乎一点都不受那声音的影响,时而高亢时而婉转的呻吟声终于在一阵让人心悸的叫声之后归于静寂。

黑色的长筒高跟皮靴,雪白的大腿上穿着条性感的黑色丝袜,一件短款的黑色军用女式风衣仅能遮住她大腿根部,她是柳妍,一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人却以一种他最不想看到的方式出现在他面前。他忽然想起来,刚刚楼下那惊艳的一瞥,可不就是这间书房的位置。秘书、情妇、私奴,还是仅仅只是一个巧合,可她俏丽的脸颊上那抹诱人的红晕又代表着什么,联想起从早上开始一个个被拒接的电话,王峰如坠冰窟。他痴痴的望着她俏丽的面孔,满脑子的却是刚刚那诱人的呻

吟声!

「你来了!」柳妍笑着道,仿佛是和一个久违的老友打招呼。

「妍儿,为什么不接我电话!」王峰站起来拉住她的手,却被她不动生色挣脱开:「我在工作,司令等你好久了!」

书房里仍留着男女激战后特有的味道,落地窗前几件女人的衣服凌乱的扔在地上似乎还来不及打扫,王峰心中一痛,他认出那条肉色的小内裤正是他半年前买给柳妍的礼物。

「钱叔叔!」书房里没有其他人,想到这个男人把丑陋的性器插进柳妍神圣的身体里,王峰心中怒火中烧但还是保持了基本的礼貌。

多年的上位让钱司令身上有了一番威势,他上下打量了王峰一番道:「贤侄果然是一表人才,已有几分你父亲当年的风采!」两人这样客套起来,那柳妍为两人添上香茗之后,似乎这才发现窗户前散落的衣物,不着痕迹的收拾起来。

「多年不见,父亲他托我给钱叔叔带了件礼物!」精致的盒子里装着把黑色的手枪,那钱中泽打开盒子拿在手里玩赏了一番却递给身后的柳妍,后者稍加思索道:「南星十型左轮手枪,十年战争中兰芳共和国少将级军官配枪,现存于世的不超过二十只!」

那钱中泽温言道:「贤侄的礼物真是太贵重了,那我也不藏私了!」他说着走到柳妍身后,解开她风衣的腰带,双手把衣襟向外分开,她赤裸的肉体立时暴露在空气中。丰满迷人的肉体被一根麻绳按照龟缚式捆绑起来,两颗雪白的玉乳在绳子的束缚下更加突出起来,粗糙的麻绳在她胸前交叉呈一个Y字形之后在她微微有些鼓起的小腹交叉成漂亮的菱形,分成两股的绳子从她胯过,把她肥嫩的阴户勒的更突出起来。那司令却是把手指插进她鼓囊囊的阴户中轻轻扣了几下,

那粉红的肉洞反射性的敞开来,存留在里面的精液顿时迫不及待的涌出来,淅淅沥沥的落在地板上——这是她刚刚荒淫的证据。

私奴军队高层是公开的秘密,其中不乏有些人相互展示甚至让其他人品尝自己的私奴,这也是高层军官互相交流感情的一种方式。王峰紧紧攥起拳头,到此时他已明白,今天这一切都是这位世伯一手导演的,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把它胖揍一顿。让他更加愤怒的是,和自己朝夕相处两年多的女人此时没有一点羞惭,仍把美丽的臻首高高扬起,仿佛配合着那老男人做一次再普通不过的展示——她现在更像一个玩物。

「这个柳妍我两个月前找到的极品,说起来你们还是校友,我听说她在大学里就已经出了名的淫乱了,不知贤侄是否尝过她的滋味!」钱中泽的把玩着柳妍一对酥乳道:「最妙的是她出身不低,放荡同时完全保留了女人的气质!」

王峰此时已经出离的愤怒了,大学里柳妍那段淫乱经历是他最难以介怀的,却被这家伙毫无顾忌的揭开。更让他愤怒的是柳妍接下来的动作,她蹲下来掏出这位「世伯」的肉棒张开嘴巴含住,那熟练的动作平静的眼神显然是已经习以为常了。却在这时,书房里的电话响了,柳妍吐出那钱司令早已狰狞的肉棒接起来电,而那老东西顺势从后面抱住她。

「你好,总司令办公室,我是秘书柳妍!」这个昔日的女友似乎忘记了旁边还有他的存在,轻轻的把长发甩在一边,性感的腰肢微微弯曲,抬高屁股让男人顺利插入自己身体里。

「王峰!他的东西为什么会送这里?……我知道了,你们送过来吧!对,就现在,没关系!」如果没有亲眼看到,电话那端的人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如天籁般声音的主人此时淫荡的身体里正插着根男人的肉棒。

一个白色的大纸箱被两个警卫员抬进来。纵然见惯了柳妍赤裸的身体,此时

她风衣下被麻绳捆绑的充满诱惑的肉体和那根徐徐从她肥美的尻穴里退出的肉棒仍让两个战士一阵心慌,想起那纸箱里的东西两人脸越发红了。

「这就是参谋处送给王峰中校的东西?」柳妍放下电话臻首微微抬起,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性感的双腿之间仍挂着一缕白色的精液。

「报告长官,是的!」奇怪的嗡嗡声从纸箱中传来,让她也不禁皱眉:「你们检查过了!」

「长官,里面没有任何危险物品!」两人此时的神色甚是古怪。

「那就打开吧!」她说着蹲下去旁若无人的用嘴巴清理钱中泽那肉棒上的秽物。

赤裸的女人仰面朝天躺在箱中,菱形的束缚带,黑色的项圈,两条穿着黑色丝袜的美腿被折叠着捆起来固定身体两边,那雪白的肚皮上写着「峰少爱奴洛盈盈」几个红色的大字,敞开的私处在按摩棒的钻探下淫水像不要钱一般涌出……

是盈盈,王峰心中一惊!她怎么会在纸箱里,是谁把她送到这里来的!却见箱子中的她调皮的朝自己眨了眨眼睛。王峰心中一动,不由暗骂自己愚蠢,今天那姓钱的怕是早知道自己与柳妍之间的关系,却是设下这么一个局。若是自己就这般被他牵着鼻子走,不说在心中留下阴影,更是折了王家的面子,再往深处想,甚至这次比武也会因为自己情绪变化而失败。只可恨,王峰望着那个让她付出了无数感情的女人,她此时竟是像个下贱的女奴般为主人清理秽物。

他想通此节顿时有了主张:「钱叔叔,这柳妍在我们山南却是个一百块就能玩一次的货色,这个私奴却是除了我之外还没有人碰过,不知道钱叔叔!」他解开洛盈盈双腿的束缚,后者站起来,那身材容貌丝毫不比柳妍差。他却也没说谎,他出国的那段时间,柳妍确实也曾被那帮人一百块一次的价钱挂到网上卖过。

那钱中泽脸色微变,怎么也没想到刚刚被自己牵着鼻子走的臭小子居然忽然开窍了,而那装在纸箱中的女人他却认得,不是京都洛家自小送入百花谷的长女洛盈盈又是谁(洛楚楚只不过是她的侍女而已)。

「既然贤侄有这么好的收藏我也不献丑了,晚上军官俱乐部有个聚会还望贤侄一定要赏脸!」那钱中泽说着一脚把柳妍踹倒:「你们两个把这个骚货丢到后面花圃里!

军部大楼一间金碧辉煌的房间里,赵艳儿的趴在地上,两条浑圆的大腿程九十度分开,向外鼓起的阴户里里一根粗壮的肉棒疯狂的抽送。娇艳的红唇无力的张开,迷人的肉体随着男人的动作木偶般前后摇摆,那男人此时已到了关键时刻,一声沉闷的低吼声把生命精华全部射进她身体里。

「啪啪啪。」一阵清脆的掌声响起,一个年近半百的将军站起来:「果然是极乐营的精英!我这里的警卫员们都快被你榨干了?」

「谢谢陈叔叔夸奖。」赵艳儿俏生生的站起来,那里还要刚才被干的失去意识的摸样:「艳儿这些只是些下手段,那里入的了陈叔叔的法眼。」

「上次在山南的时候你还是个小丫头,转眼间已经这么大了。」那性陈的将军托起赵艳儿精致的下巴:「艳儿,三天后的处决你若不愿意我可以帮你推掉。」

「能把生命最后一刻献给长官是艳儿的荣耀!」赵艳儿抬起头:「艳儿只希望这几天能为您铺床叠被。」

「那你陈叔叔还不被你榨干了!」他挥了挥手,两个警卫员把浑身赤裸的赵艳儿双手反剪着押出去。

「你怎么来了!」王峰望着面前的洛盈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从钱司令哪里出来他便去借了套男式军装给她穿上,带着她一路上回了驻地。

「我一直跟着你!」洛盈盈咬了咬牙道:「怕你出事情,其实我早知道柳妍做了你哪位世伯的私人秘书!」

王峰闭上眼睛,今天的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放:「今天,谢谢你了!」

「你难道现在还不明白吗?从进入山北军部开始,她的命运已经注定了!你若放不下,今晚依然会有人拿她做文章!」那洛盈盈道:「我打听过,那柳妍这一个月来在军官俱乐部已然是个人尽可夫的淫妇。」

「我知道该怎么做!」

夜,已深!穿着透明丝绸晚装的柳妍静静的站在窗前,银色的夜光照在她晶莹的肌肤上,高高的分叉处露出一条雪白的大腿来,那峰恋起伏与跨在的黝黑若隐若现,可王峰却丝毫没有一点欣赏的意思,只是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辛辣的香烟——就在几个小时前,她穿着这件性感的礼服出现在俱乐部里,疯狂的和每一个能看到的男人做爱,像只母狗般被干的死去活来。

「峰哥,过些日子,我就要被处决了!」

「什么!」王峰手中的烟头落在地上。

「一个女人的身体可以挂在军区门口示众,还有什么她不能做的!」柳妍笑着道,仿佛她现在述说的不是自己即将面临的遭遇,她咬了咬牙道:「你能像以前那样抱着妍儿吗?」

「其实妍儿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淫贱的女人!」那柳妍捉住王峰一只手放在自己胯下,那里早已一片泥泞:「我也是现在才明白,大学里我最幸福的那段日子不是和你在一起,而是那几个月的放荡,我喜欢趴在地上让那些讨厌的男人当成母狗一般操,喜欢他们把大鸡吧狠狠的插进我的嘴巴里,喜欢他们把肮脏的精液全部射进我子宫里。和刘刚同居了将近两个月,因为他总是能玩出各种花样来,愿意做钱中泽的秘书,因为他总是能想出各种办法羞辱我。像我这样的女人本就

该被处决,淫贱的身体挂在所有人都能看到的地方,让人们永远记她柳妍是个人尽可夫的淫妇!」

「峰哥哥,其实,你一直都不懂妍儿!妍儿最想做的是你的母狗。」往事一件件浮上心头,王峰此时才真正看懂这个自己一直深爱的女人……

王峰把早已动情的柳妍抱上床,和以前的温柔不同,今天尽是暴风骤雨丝毫没有一点怜香惜玉。

「盈盈,你会调教母狗吗!」雪白的大床上,柳妍身体上尽是他施暴的痕迹,脸上却尽是幸福的笑容。

「那要看峰哥哥需要那种类型的了!」

「当然是越贱越好!」